您现在的位置: 论文资源库 >> 论文资源 >> 文化论文 >> 西方文化 >> 正文

《圣经•旧约》中妇女自主行为透析-lunwen.5151doc

《圣经•旧约》中妇女自主行为透析
作者:未知 文章来源:网络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8-10-17

学术界普遍认为,《圣经·旧约》是男权话语,字里行间浸透着男权意识形态,但透过《旧约》文本,我们还是能够找到《圣经》时代妇女为维护自身权利而采取的自主行为。国外学者主要从妇女在创世记中的地位、上帝的母性形象和智慧的女性本质等方面进行研究;[1](P32-33)国内学者则从妇女受欺辱的负面形象进行分析。[2](P129-136)笔者拟透过被《圣经》编撰者删改和加工过的文本,对《圣经》中妇女的自主性行为进行透析,恢复圣经时代妇女为维护自身权利与男权制度抗争的历史事实,深化对圣经中妇女问题的研究。
   
    一、妇女采取自主行为的背景分析
    仔细研读《旧约》文本,我们不难发现,妇女采取自主行为的时机和条件,多发生在家庭残缺的情况下。要么是丈夫去世,要么是男主人公无能,总之《圣经》编纂者的目的就是要树立妇女为家庭、为部族、为宗教、为民族做牺牲的榜样。而在正常的家庭,一切事情则要由男人做主,妇女必须退居二线。所以只有在残缺的家庭才允许妇女采取自主行为。
    在《圣经》时代,根据犹太教律法,一般来讲,妇女没有财产继承权。但在没有儿子的情况下,女儿是否应当拥有继承权呢?西罗非哈的女儿们正是在这种情况下,争得了自己对父亲财产的继承权。当时西罗非哈的女儿们向摩西说:“我们的父亲死在旷野,他不与可拉同党聚集攻击耶和华,是在自己罪中死的,他也没有儿子。为什么因我们的父亲没有儿子,就把他的名从他族中除掉呢?求你们在我们父亲的弟兄中分给我们产业。”[3](《旧约·民数记》第27章)西罗非哈的女儿们争得妇女继承权是在没有父亲,也没有弟兄的家庭背景下发生的。在《路得记》中,路得自主性的发挥也是在残缺的家庭背景下发生的。以色列士师时期,迦南地遭受饥荒,犹太人以利米勒携妻拿俄米和两个儿子逃荒到摩押。儿子们娶了摩押女子为妻。路得是小儿媳妇,且贤惠忠贞。以利米勒与两个儿子先后去世。大儿媳妇转回娘家,而路得坚决跟从婆婆返回家乡伯利恒。路得在这种情况下,主动接近波阿斯,最后与波阿斯结为夫妻,为自己的前途作了选择。从这种叙述中我们可以看出,这一故事是在路得没有了公公、丈夫,同时也没有小叔子的情况下发生的。在《创世记》第38章中,他玛利用扮演妓女与自己的公公发生关系,最终达到了自己怀孕生子的目的。①这样就为自己在男权社会立足打下根基,从而维护了自己的权利。他玛的自主性行为,也是在丈夫去世之后,小叔子又不愿履行权利的情况下发生的。
    在亚比该的故事中,亚比该自主性的发挥是在丈夫没有能力的情况下发生的。一般来说,在丈夫正常的情况下,妻子没有自主权的,妇女的自主性自然不可能得到体现。由此可见,妇女没有自主权,自身被男性支配,在《圣经》时代司空见惯。只有在丈夫无能为力的情况下,才允许妇女做主。同样在《创世纪》第27章“以撒祝福雅各”的故事中,因为以撒年老,眼睛昏花。他告诉大儿子以扫说他活不了多少日子,希望在某个时候将家长继承权交给他。在这种情况下妻子利百加才获得了自主权。她根据自己的意愿,让幼子雅各装扮成大儿子以扫,骗取了以撒的祝福,获得了长子的名分。利百加实现了自己偏爱幼子的愿望。但是在这两则故事中,都是在丈夫无能力发挥作用的情况下,妇女实现了自己的自主权。
    二、妇女采取自主性行为的合法性分析
    纵观《圣经·旧约》,我们发现妇女在采取自主性行为时,为了使自己的行动得到社会的认可,充分利用了当时的社会制度和犹太教律法。
    首先,通过维护与己有关的男性的利益,达到维护自己权利的目的。在西罗非哈的女儿的例子中,她们争取财产继承权,是打着维护自己父亲权利的名义进行的。当然,她们的最终目的是为了给自己争得一份财产,实现自己拥有财产继承权的愿望。从中我们也可以看出,《圣经》时代的妇女采取自主性行为,是笼罩在男权的阴影之下。在《创世记》第31章中,拉结为了达到拥有父亲财产的继承权,偷父亲拉班的神像,名义上是为自己的丈夫争得一份家产,实际上是为自己争得财产继承权。谁都清楚,夫妻的财产是共同拥有的。自己丈夫的财产也就是自己的财产。在《圣经》时代,根据希伯来律法神像在家族中具有特殊意义。女婿如果得到岳父家的神像,就可享受与儿子一样的财产继承权;[4](P125)在《撒母耳记上》第25章中,当时亚比该为了达到自己的亲人不被杀害的目的,去见大卫。这样就使属于拿八家族的所有男丁免于一死。这些男丁虽然在《圣经》文本的叙述中没有交代清楚,按照常理,肯定包括拿八的儿子,当然也是亚比该的儿子;在《撒母耳记上》第19章中,冒险救丈夫的扫罗之女米甲的目的则更为直接,解救自己所爱的丈夫。
    其次,通过维护男权制度达到维护自身的权益的目的。在《圣经》时代的希伯来传统社会,与中国传统文化极为相似,即认为家族的兴旺在于人口的增加和繁衍。这样能够为家族生育的妇女,自然具有较高的社会地位,因为她们为男权制度作出了贡献。于是为家族传宗接代成为提高妇女地位的必要途径,同时也是维持男权家族制度的需要。在《路得记》中,路得以丈夫家族需要传宗接代为理由,与波阿斯相爱,同时实现了自己再婚的愿望。在当时男权制度下,妇女的价值主要通过为男性家族传宗接代体现出来。所以在当时的社会,妇女必须出嫁,体现人生的社会价值。社会上流传着妇女“随便嫁个人都比不嫁人好”的说法。而且妇女在婚后必须生孩子,否则等于没有实现人生的价值。[5](P143)希伯来妇女一生的最大愿望就是为丈夫家族传宗接代。[2](P209)根据犹太律法规定,弟弟要娶寡嫂,并为死去的哥哥传宗接代。[3](《申命记》第25章)在《创世记》第38章他玛的故事中,他玛作为一个寡妇,小叔子虽然已经成年,但不愿娶寡嫂他玛。这样他玛处于无法生育的被动地位。为了在男权制度下争取自己的社会地位,也为了给死去的丈夫留下名分,她采取主动,把自己打扮成妓女,与自己的公公发生关系。达到了为男方家族传宗接代的目的,同时也为自己争得了社会地位。《旧约》之所以赞扬他玛的行动,重点在赞扬她维护了男权制度,而不是她发挥了妇女的自主行为。
    其三,通过维护教权制度达到维护自身的权益的目的。在《旧约》中,一般很少用妇女的名字作为章节的名称。仅仅只有《路得记》与《以斯帖记》是用两个妇女的名字命名的。这一点很能说明问题。之所以用这两个妇女的名字作为题目,充分说明这两个妇女在历史上的地位是无法掩盖的。《路得记》虽然以路得的名字命名,但它的主题并非完全以路得为中心。《旧约》的作者通过《路得记》的写作,还要达到两个目的:一是为了反对狭隘的民族主义;二是为了达到宗教上的目的。就狭隘的民族主义来说,当时希伯来人刚刚经历了“巴比伦之囚”的劫难,希伯来民族需要加强团结,振兴民族。本该这是一件好事,但是这也助长了狭隘民族主义的滋生。尼希米、以斯拉等先知规定:凡希伯来男性娶外邦女子者,都要离婚

>>>>>本文来自[论文资源库]lunwen.5151doc.com收集与整理,感谢原作者。
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需转载或摘录请注明出处:论文资源库 http://lunwen.5151doc.com

论文录入:5151doc    责任编辑:5151doc 
【字体: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在线投稿 | 版权申明 | 网站登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