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论文资源库 >> 论文资源 >> 文化论文 >> 西方文化 >> 正文

试析阿哈德·哈阿姆的文化复国思想-lunwen.5151doc

试析阿哈德·哈阿姆的文化复国思想
作者:未知 文章来源:网络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8-10-17

  [内容摘要] 本文从哈阿姆对犹太教、犹太历史以及传统、希伯来语和教育及巴勒斯坦地的独到观点,阐释了文化复国的内涵,指出了哈阿姆的思想对以色列的深远影响及对中国的启发。
  [关 键 词] 阿哈德·哈阿姆;文化复国;犹太教

  阿哈德·哈阿姆是著名的犹太文学家、政论家和思想家,原名阿舍.Z.金诗伯(Asher Zervi Ginsberg)。阿哈德·哈阿姆是其长大后写作的笔名,意为犹太民族的一员。这位犹太人的精神拓荒者,1856年8月18日出生在乌克兰首都基辅的斯克韦拉小镇一个富商家庭。1889年,33岁的哈阿姆发表了他的第一篇文章《这不是道路》,提出了轰动整个犹太人世界的观点,即防止犹太民族消亡和分裂的根本是复兴犹太民族精神。此后,他为他提出的这一观点付出了巨大的努力,发展了一种被称作“精神复国主义”或“文化复国主义”的思想。本文拟对这种思想做初步的分析,也希望笔者的阐释能对我们今天如何发扬光大中华精神有所启发。
  精神犹太复国主义确切地说应该是以文化认同及其所孕育的民族精神为粘合剂把散居世界各地的犹太人凝聚在一起。作为犹太文化载体的犹太教及《希伯来圣经》理所当然地成了这一思想的核心要素。“《圣经》对于他(哈阿姆)来说是反映犹太民族精神活动的主要文献,在某种意义上,《圣经》是犹太民族存在的演变蓝图”①。而当时的犹太教存在的状况又是什么样的呢?用一句话概括:“虽然犹太教曾给人以深刻印象,但他像化石一样,已经僵死了;它已不再是一个活生生的宗教信仰。”②针对这种情况,阿哈德·哈阿姆提出了自己的救国方案。
  第一,拯救犹太人必先拯救犹太教。犹太教及其《希伯来圣经》文化孕育了犹太人的精神品质、价值观念、道德规范和生活方式,简言之,孕育了犹太民族独特的民族性,也就是说犹太人的民族性与犹太文化是紧密结合在一起的。“对于有民族主义思想的犹太人来说,以一种积极的态度对待犹太教的民族性是十分必要的”③。因此,哈阿姆首先提出要拯救犹太人以及犹太民族必先拯救犹太教,没有灵魂的国家只能是一个犹太人的国家而非犹太国。哈阿姆认为在解放的道路上,西方犹太人在内心深处知道他们并不自由,因为他们没有民族文化。政治自由的背后隐藏着另一种也许是更可怕的奴役即精神奴役。这也就是说,犹太人不仅肉体被放逐了,连精神也无家可归。如何挽救犹太民族于危亡之中,哈阿姆认为,最为有效的、也是最根本的方式就是重新唤起犹太人对犹太教及其经典《圣经》的忠诚。“《希伯来圣经》是像犹太这样一个贫穷、被掠夺、被驱逐的民族能够寻的一种不同生活——一种既有自由又有尊严生活——的唯一源泉”④。当然,哈阿姆并不是无视作为个体的犹太人的困境,相反,恰恰是太过于关注每一个犹太人,才促使他从整体上来拯救犹太民族。
  第二,批判继承犹太历史及传统。“在犹太教中,历史的进化产生了一种使精神力量的价值高于军事力量的价值的文化”⑤。犹太教作为一种文化、一种精神又是在历史中显现自身的,因此,复兴犹太民族必须从犹太历史及传统中汲取营养。针对当时一些犹太人的言论,如希伯来民族主义运动与传统没有任何联系、年轻一代犹太人没有任何义务对其祖先的信仰予以尊重等等,哈阿姆猛烈抨击这些否定犹太民族历史的人,哈阿姆说:“那些希望利用反对犹太民族历史影响方式摆脱犹太教束缚的人与那些希望用砍去树根的方式解放树的人如出一辙,犹太民族的根深深植入其历史的土壤中,只有从这块土壤中,现代民族主义的树才能汲取到营养。”⑥当然,哈阿姆对犹太的历史也并不是全盘肯定,他是力求在犹太的历史传统和现代科学理性之间寻求一种和谐。在这一点上,他赞同达尔文学说,既不信仰传统的犹太教,也不认同脱离历史的犹太教改革运动。美国著名的犹太改革派领袖高乔克这样评价哈阿姆的历史观:“对传统采取尊重态度和批判态度在阿哈德·哈阿姆的思想中一直处于一种和平共处状态,并由精神犹太复国主义作为粘合剂粘合在一起。”⑦

  第三,重视希伯来语、教育等文化事业的发展。伴随着解放与同化,作为犹太人的母语的希伯来语在犹太人中变得生疏起来,到19世纪30年代,“普通犹太人的希伯来文知识只限于几句祈祷文和一些日常用语,甚至犹太学者对这种语言的知识也十分贫乏”⑧,有人甚至建议禁止用希伯来文读《塔木德》,而改用德语、英语、法语、俄语等,希伯来语成为了一种不再有生命力的死亡语言。与哈阿姆的复国观点截然对立的赫茨尔(Herzl)认为,让希伯来语再次成为一种活生生的语言、成为犹太人的民族语言可能性极小。针对这种言论,哈阿姆则提出了自己的看法。他认为希伯来语一经出现就一直是犹太人的语言,希伯来语过去是、现在是、将来也还是犹太人的民族语言,这是一种自然延续。对于所有的语言来说,其主要的功能是塑造民族的思维和精神,希伯来语也不例外,希伯来语是犹太人民民族精神的最好表现。因此,哈阿姆非常重视希伯来语,他自己一生都身体力行坚持用希伯来语写作,创办希伯来月刊《缓流》,力图重新恢复希伯来语在犹太民族中应有的地位。
  此外,哈阿姆还主张大力发展犹太教育。在俄国犹太复国主义者第一次会议上,他宣称一所大学与一百个居住区同等重要。在哈阿姆的倡导下,政治犹太复国主义第五次代表大会通过了在耶路撒冷创办一所大学的决议,这就是后来的希伯来大学。“民族教育的基础必须完全以现存的《希伯来圣经》为基础,因为它已经在我们民族生活的深层次上传播了两千多年,并经世代相传成为我们民族生活的基础”⑨。可见,在哈阿姆的理念中,教育是直接为复兴犹太民族服务的。

  第四,在巴勒斯坦建立犹太人的精神中心。巴勒斯坦是上帝给犹太人的“特许之地”,在这片让犹太人充满希望的土地上建立一个犹太人的家园是每一个犹太人的义不容辞的责任和义务,这个家园不仅仅是犹太人遭到迫害时避难的天堂,而且还应该是犹太人的精神文化中心。从逻辑上说,乌干达或阿根廷有可能在解决犹太人面临的实际问题上比巴勒斯坦要更有效和迅速。然而,对阿哈德·哈阿姆来说,由于作用在犹太思想中的犹太历史和精神之谜,只有巴勒斯坦才是唯一可以被称为犹太人家园的地方,只有在那里,一个犹太民族中心才会得以创立。犹太教的全部精神生活将从巴勒斯坦地发出夺目的光彩,辐射到散居地的所有犹太人,为全体犹太人提供一个总的生活参照体系。简言之,一个精神中心会把像微粒一样分散在各地的犹太人变成一个具有自己特性的统一体。在巴勒斯坦是犹太人唯一、不可替代的精神中心问题上,哈阿姆的思想明显受到了以色列著名思想家耶胡达·哈列维的影响,只不过是他用“民族精神”代替了哈列维的“神示”,认为巴勒斯坦具有复兴犹太民族和重建犹太国家的“民族精神”的必要气氛。
  哈阿姆的思想虽然在当时并没有结成正果,他的追随者后来也被政治犹太复国主义者拉了过去,但其影响却是深远而广泛的,无论是犹太教的改革派还是重建主义派,甚至是犹太教的保守派和正统派都深受哈阿姆思想的影响。以色列建国后,已经逝去的哈阿姆的思想在以色列地发出了永久的、耀眼的光芒,推动了以色列的民族文化的发展。重新拥有家园的犹太人无论是对犹太教的忠诚、希伯来语的使用还是犹太教育的发展上都结出了丰硕的成果,这其中哈阿姆的文化犹太复国主义功不可没。

>>>>>本文来自[论文资源库]lunwen.5151doc.com收集与整理,感谢原作者。
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需转载或摘录请注明出处:论文资源库 http://lunwen.5151doc.com

论文录入:5151doc    责任编辑:5151doc 
【字体: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在线投稿 | 版权申明 | 网站登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