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论文资源库 >> 论文资源 >> 教育论文 >> 体育学 >> 正文

试论“慢生活”运动对休闲体育的启示==5151doc

试论“慢生活”运动对休闲体育的启示
作者:未知 文章来源:网络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9-4-15

1方兴未艾的“慢生活”

“慢生活(slow life)”运动最早是由意大利人在1986年发起的,开始只是为了抵制席卷而来的美式快餐,保护富有民族特色的当地食品。倡导者成立了一个“国际慢餐协会”,提倡人们安静地享受以6个M为内涵的慢餐文化:Meal(精致的美食)、Menu(华美的菜单)、Music(迷人的音乐)、 Manner(优雅的礼仪)、Mood(高雅的气氛)、 Meeting(愉快的会面),并在《慢餐宣言》中提出:“城市的快节奏生活正以生产力的名义扭曲我们的生命和环境,我们要从慢慢吃为开始,反抗快节奏的生活”。后来,这种“慢餐文化”的主张发展成一种“慢生活”运动。如今,“慢生活”的概念正在不断延伸、扩张,并被广泛接受和认同,成为一股越来越强大的国际时尚,风靡全球。例如,慢读书:“一目十行”是对阅读高手的赞美,但很多美国“慢一族”认为,细嚼慢咽地读书可以完全沉浸在书籍的氛围中,给予细节更多的关注。慢学校:拥有大约1000名学生的美国加利福尼亚伯克利马丁·路德·金学校是其中的代表。在这里,没有严格的作息时间和所谓的竞争机制,授课时间和课程的安排都按照学生的需要来设置。慢城市:有更多的空间和绿地供人们休闲娱乐,广告牌和霓虹灯能少则少,20公里被看成汽车的最佳时速。目前仅在意大利,就有30多个小城加入了“慢城市”的行列。

 

2“慢生活”的意义

2.1快的忧患

有人说21世纪是“光速世纪”,人们只有将自己的生活节奏变得越来越快,才能赶上时代的潮流。一项新的研究显示,城市居民的走路速度在过去十年里提高了10%。各个研究小组用秒表对35个成年男女走过一段60英尺长(约18.3米)的人行道用的时间进行了测量,并将实测结果与美国心理学家罗伯特"雷文教授于20世纪90年代收集的同类资料做了对比,发现人们的平均行走速度增长了10%。这一覆盖31个国家的研究结果反映了一个事实,那就是越来越多的人过上了快节奏的生活。除了快走之外,还有快餐、快递、快车、快讯等等,仿佛整个社会都被简化为一个“快”字,而“慢”则开始在挤压中退到幕后,成为“懒惰、不求上进”的贬义词。然而,“快生活”却在不知不觉中埋下了诸多隐患。

一是心理健康的危害:世界卫生组织的调查显示,全球每年约有190万人因劳累猝死,每百人中就有40人患上“时间疾病”,其主要原因正是长期生活在紧张的状态中,生活不规律且节奏太快而造成的。二是生理健康的危害:心理学家瓦格纳·林克指出,压力会导致人体产生大量的肾上腺素和肾上腺皮质激素。他们通过动脉传遍全身,使感官、神经系统、免疫系统、肌肉等都出现紧张反应。时间一长,人就会出现失眠、健忘、噩梦频繁、焦虑、工作失误增多等现象。

心灵的焦灼、精神的疲惫以及健康状况的每况愈下,使那些习惯“与时间赛跑”的人们终于发现,眼前的“快”已使自己离健康的生活和生命的本质越来越远。“快”让人忽视了生活的细节,丧失对周围一切的好奇、体会与感动,让人失去了对生活的热爱、激情和享受;让人迟钝,惯于遗忘;还让人失去对生活的体验,而这些,恰恰是生活本身。正如美国著名心理学家约翰·列侬所说:“当我们正在为生活疲于奔命的时候,生活已经离我们而去。”

更令人沮丧的是,研究表明“快节奏”和高效率是两码事。美国杂志《科学美国心智》(Scientific American Mind)最新调查发现,90%的美国人在“多任务(multitask)”,即一心多用。不过,超过60%的被调查者也承认,这种做法效率低下。

2.2慢的醒悟

毋庸置疑,正是这个飞速发展的时代剥夺了我们享受“慢”的权利。《浮士德》中所描述的留步于生活之美,抑或“停车坐爱枫林晚”的古典闲适,与我们渐行渐远,难再重现。“慢的乐趣怎么失传了呢?”米兰"昆德拉在小说《慢》中也这样问道,“啊,古时候闲荡的人到哪里去啦?民歌小调中的游手好闲的英雄,这些漫游各地磨坊,在露天过夜的流浪汉,都到哪里去啦?他们随着乡间小道、草原、林间空地和大自然一起消失了吗?”[1]

值得庆幸的是,在以“数字”和“速度”为衡量指标的今天,仍有少数清醒者以“慢生活”的方式保有快乐的人生。这些人领悟到:慢生活不是要人懒惰,而是更积极地生活。在机会愈少,竞争愈激烈的今天,要避免“超载”、“超速”,就要学会“慢生活”,使自己身心得到平衡。这是一种生活态度,一种健康的心态,一种积极的奋斗,更是一种对人生的高度自信。

不过有专家说,中国目前还不具备实现“慢生活”的经济和社会条件。“时间就是生命,时间就是金钱”这句话对大多数国人来说还是至理名言。然而,即使我们不能实现“慢生活”,至少可以做到“慢心态”。只要我们意识到了这点,就不会成为时间的奴隶,心情会平静,心态会平和,社会也会少些焦躁、戾气,多份和谐与融洽。

以近年来屡屡被世人瞩目的“国民幸福指数”为例,公认的超级大国——美国在这项指标上并不靠前(第150位),而中国人民的幸福程度排在第31位,在亚洲国家里仅排在越南(第12位)的后面,比日本(第95位) 、韩国(第102位)和新加坡 (第131位)的人民要幸福得多,这说明,物质的追求与占有,并不能提高幸福指数,而幸福与否才是人生意义和价值的最好体现。这也是“慢生活”运动势不可挡的充分理由。

 

3快时代背景下休闲体育的失真

英文“Leisure”源于希腊语中的“schole”,其意为休闲和教育,即在休闲中通过娱乐而提高文化水平。可见,英文中“Leisure”休息的成分很少,消遣的成分也不大,主要是指“必要劳动之余的自我发展”。“历史地看,休闲的含义是宁静、平和及永恒,与功利主义、物质主义的活动形成鲜明对照。”[2]相似的,休闲体育的诞生是想通过体育运动,不仅改善体魄,更重要的是抚慰人的精神、心理,体现人的情感、价值。但这些特征在当今这个片面追求简单、快捷的时代已经开始流逝。

3.1感官刺激的利器

身处关系复杂,竞争激烈的现代社会,人们要承受各种压力和挑战,久而久之,难免会产生和积累各种负面情绪,而体育成了发泄这些负面情绪首选方式。这是因为走进体育的世界,人们得以放下平日里的各种面具,以狂欢的方式来感受一切。这种狂欢暂时消除了一切等级、宗教、名望、权力等世俗的差别、隔阂和禁锢。在此种氛围里,一方面可以使人得到心灵彻底的自由和解放,另一方面也容易让人产生“群体无责任意识”,引起反叛、失范、越轨的心理冲动,甚至丧失理智,由此也滋生了诸如球场暴力等丑恶现象。最近,北京警方就捣毁了一个名叫“首都JM(京骂)联盟”的非法组织。该组织鼓动球迷进场“京骂”,带头辱骂裁判、运动员,严重扰乱了赛场秩序。显然,这伙人并不是去欣赏体育比赛,而是纯粹为了吼叫、谩骂和宣泄。

另一种寻求感官刺激的方式就是进行各种危险的极限运动。某些人怀着猎奇和冲动的心理去玩蹦极、漂流、攀岩、悬崖跳水、滑翔伞等,这类似于“进入到一种特殊的状态——猎奇癖

本篇论文来自lunwen.5151doc.com[论文资源库]收集与整理,感谢原作者!
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需转载或摘录请注明出处:论文资源库 http://lunwen.5151doc.com

论文录入:5151doc    责任编辑:5151doc 
【字体: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在线投稿 | 版权申明 | 网站登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