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论文资源库 >> 论文资源 >> 文化论文 >> 历史学 >> 正文

乾隆初定金川战争钩沉一-lunwen.5151doc

乾隆初定金川战争钩沉一
作者:未知 文章来源:网络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9-4-27

  摘 要:发生在清代乾隆年间的大、小金川战争对清朝政府和嘉绒藏族地区都产生了极大的 影响 。本文欲利用史料仅对第一次金川战争还以 历史 原貌。

  发生在清代乾隆年间的大、小金川战争被自誉为“十全老人”的乾隆皇帝视为其“十全武功”之一,在清朝历史上产生了很深的影响。在此,作者只是欲利用所读史料,仅对第一次金川之役进行历史事件的还原,并无意对战争作任何评价。不妥之处,敬请大家指正。

  四川西北部地区,明清以来,先后分设土司,令其各守疆界,互相牵制,以为羁縻,并借以捍卫边圉。正因为土司众多,彼此之间,常常因为承袭土职,或疆界纠纷而发生械斗、仇杀事件。金川地区在隋朝时开始设置金川县,唐朝设置羁縻金川州,元朝时属吐蕃等处宣慰司统领,明代册封颶拉(小金川之藏语音译)土司为金川寺演化禅师,隶属杂谷安抚司,清初沿袭明朝旧制,照例颁授印信。雍正元年(1723年),因金川土司率兵随清朝官兵征剿羊峒部有功,更为了削弱颶拉势力,另授促浸(大金川之藏语音译)土司为大金川安抚司,习惯上称颶拉为小金川。于是,有了大、小金川之别。大、小金川接受清朝政府的册封后,经常打着朝廷的名号,恃强凌弱,势力日益强大,使边境不得安宁。乾隆皇帝以大、小金川近接成都,远连卫藏,是内地联系西藏、青海、甘肃等藏族地区的桥梁和咽喉。其长期蚕食邻封,不安住牧,一方面打破了川西北地区各土司的均势,另一方面更是威胁到内地的安全。为了边境永保太平,乾隆皇帝决定兴师进剿,乃有大小金川之役。

  乾隆十一年(1746年),大金川土司色勒奔细以联姻之计,囚禁小金川土司泽旺,夺其印信。十二年(1747年),又攻打其西南部的革布什咱土司(今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丹巴县境内)及其南部的明正土司(今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康定县)。四川巡抚纪山以大金川“小丑跳梁”相责,一面奏闻请旨,一面派兵弹压,却遭到大金川土司的伏击而宣告失败。川陕总督庆复奏请用“以番治番”之法,暗令小金川、革布什咱、巴旺等与大金川相邻的土司发兵协助,对大金川进行围攻,屡试无效。乾隆帝决计惩创大金川,调云贵总督、征苗良将张广泗补授川陕总督,谕令“以治苗之法治蛮”,务令“铲除根株,永靖边圉”。张广泗调集三万余众,从西、南两路,兵分七路进攻弹丸之地大金川。第一次金川之役开始。自乾隆十二年三月至十四年(1749年)正月,历时近三年,先后调集东三省、京、陕、甘、两湖、云、贵、川等省兵力,共计八万余众,耗银千余万两,最后,以岳钟琪率数十轻骑深入土司官寨,受金川土司色勒奔细的顶礼叩拜而和平解决,金川初定。

  从整个战役的过程看,可以分为三个阶段。第一阶段是庆复、纪山在四川总督、巡抚任内对金川采取的“以番治番”政策;第二阶段是乾隆帝派张广泗、讷亲统兵进剿金川;第三阶段是乾隆帝派傅恒、岳钟琪领兵平定金川。

  一

  与大小金川接壤的有杂谷、瓦寺、沃日、木坪、明正、革布什咱、巴底、巴旺、绰斯甲布等土司。这些地区山高水深、山多地少、气候严寒多雨雪,只出产青稞、荞麦等,生活在此的藏民人口仅数万,且生活条件艰苦。为了争夺土地和人口,各土司之间常常互相攻杀。乾隆二年(1737年),大金川土司色勒奔霸占革布什咱土司的辖地,双方即纠众格斗。乾隆四年(1739年)七月,杂谷、棱磨、沃日等土司又三次攻劫小金川;同时,大金川也三次发兵攻打革布什咱。为此,川陕总督鄂弥达上奏称:“土司性嗜报复,若不慑以兵威,愈无忌惮”,要求“勒兵化诲”。乾隆皇帝在其奏疏上批道:“卿其相机料理。总之,待此等人,不可不使之畏天朝兵威,亦不可但以兵威压服,而不修德化也”。这反映了乾隆皇帝并没有将维护地方稳定和安宁的职责单纯的寄托在 “兵威”之上,而是希望以“修德”化之,即是用较温和的手段,从 政治 上来感化藏族上层。这显然是较为明智和符合时宜的,他的这一思想也影响了地方官员对这一地区的管理。

  乾隆七年(1742年),大金川土司色勒奔病故,次年十一月,清朝任命其弟色勒奔细承袭土司职。色勒奔细上任不久,即把侄女阿扣嫁给小金川土司泽旺。泽旺性情懦弱,受制于妻,阿扣则私通泽旺之弟土舍良尔吉。乾隆十年(1745年),色勒奔细勾结良尔吉,袭取小金川,生擒泽旺,夺取小金川印信,小金川地区由良尔吉管理。对于大小金川的矛盾与斗争,川陕总督庆复和四川巡抚纪山都无意派兵介入,仅仅以檄谕相告,以求息事宁人。庆复在给乾隆皇帝上奏中认为:金川地区地势极险,运粮无路,其“自在土司内相扰,并非干犯内地,若轻议讨剿,似非得计”,建议采取“以番治番,自可无劳兵力”,乾隆皇帝十分赞同此意,但要求庆复“不可不留心也”。在清政府的压力下,色勒奔细释放了泽旺,交还土司印信。然而其扩张野心不死。十二年(1747年)正月,色勒奔细发兵攻打革布什咱土司所辖的正地,二月,又发兵侵扰明正土司所辖的鲁密、章谷等地,距离打箭炉仅四日路程,迫近进入内地的南大门。此时,乾隆皇帝仍无意出兵。他在二月的降谕中说:“如仅小小攻杀,事出偶然,既非侵扰疆圉,于进藏道路塘汛无梗,彼穴中之斗,竟可任其自行消释,不必遽兴罪之师。如其仇杀日深,势渐张大,则当宣谕训诲,令其息愤宁人,各安生业”。直到三月,当乾隆皇帝得知大金川攻占了鲁密、章谷,坐汛把总李进廷不能抵御,退保吕里后,一反过去概不发兵的态度,先是令庆复前往川省,驻扎要地,令纪山亲赴番地总统,相机而动;后又连降两道谕旨,召庆复回京,调云贵总督、征苗良将张广泗为川陕总督,“以治苗之法治蛮”,并令发兵进剿大金川,“务令逆酋(金川土司)授首,铲绝根株,永靖边境”。金川之役就这样开始了。

  二

  四月下旬,张广泗衔命入川,希图再建奇功。他认为在大、小金川地区的现有汉、土官兵两万余人各怀二心,观望潜藏,而官兵势力单弱,攻守难以支持,遂于贵州各营兵中再调兵两千。张广泗在进剿之初确实有所进展,先后收复了大金川所占的毛牛、马桑等地;小金川土司泽旺也闻风投诚,并出兵攻剿大金川。张广泗自以为稳操胜券,他向乾隆报告:“征剿大金川,现已悉心筹划,分路进兵,捣其巢穴,附近诸酋输诚纳款,则诸业就绪,酋首不日可殄灭”。乾隆帝也以为战争可以速胜,谕示张广泗应兵贵神速,指期克捷。但是,无论是张广泗还是乾隆皇帝,对于战争的估计都是脱离现实的、盲目的,而且过于乐观。

   大金川的主要据点一在勒乌围(也译称勒歪或勒叶乌围),由色勒奔细亲自把守,另一个在刮耳崖,由色勒奔细的侄子郎卡父子把守。这两地都在大金川河的东岸,相距120公里。为了攻打这两个据点,张广泗分兵两路,从西、南两个方向进攻。西路又分四路:松潘镇总兵宋宗璋统兵由丹坝进取勒乌围官寨;参将郎建业等带兵由曾头沟、卡里进攻勒乌围;威茂协副将马良柱率领汉土官兵由僧格宗进攻刮耳崖;参将买国良、游击高得禄率兵由丹坝进攻刮耳崖。南路军由建昌镇总兵许应虎统领,又分三路:参将蔡允甫率兵由革布什咱攻取正地、古交,然后与西路宋宗璋、郎建业会合,夹攻勒乌围;泰宁协副将张兴、游击陈礼带兵由巴底前进,与西路军马良柱、买国良会合攻打刮耳崖;游击罗于朝带兵会同土司汪结由绰斯甲布进发,攻取河西各寨。

>>>>>本文来自[论文资源库]lunwen.5151doc.com收集与整理,感谢原作者。
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需转载或摘录请注明出处:论文资源库 http://lunwen.5151doc.com

论文录入:5151doc    责任编辑:5151doc 
【字体: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在线投稿 | 版权申明 | 网站登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