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论文资源库 >> 论文资源 >> 社会论文 >> 伦理道德 >> 正文

试探平等概念的二元结构==5151doc

试探平等概念的二元结构
作者:未知 文章来源:教育资源库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9-9-1

一、 前言

但是平等概念究竟应该如何了解?它的诉求究竟是甚么?平等又牵涉到甚么一些问题?历来的讨论,在这几方面可以说有如乱麻,不容易理出头绪。有见于平等概念的内在复杂程度,往往干扰到今人对于它的认知与评价,对它的结构加以整理,是有理论与实践两方面的意义的。
本文的主旨不在于细数排比有关平等的各类观点,而在于整理出平等概念的一项或可归于结构的特色。本文企图显示,平等的主张,必然呈现一种二元的结构:一方面,主张平等,需要肯定所有适用者的道德平等;另一方面,主张平等,还需要根据这种道德层面的状态,判断在实际社会生活里,人应该受到甚么样的待遇,才算满足了平等的要求。2作为一项道德价值,平等业已获得了相当普遍的认可,虽然其理由还常见争论;但是它的实质要求,却始终会是聚讼的焦点。
平等概念的历史面向与发展历程,一定程度上可以透过这个二元特色来整理和叙述。本文因此拟先就它的思想史,略做简要的探索与综合。这个二元结构在历史上的出现与转化过程,尤其是道德平等如何克服自然与社会的等级身分而终告成形、它又如何经由公民身分构成待遇平等的动力,值得我们有所了解。3
其次,在概念层次,这种二元结构的内容,需要加以说明。平等问题所涉及的面向很广,可以从不同的应用范围来设法理解;例如法律的平等、经济的平等、社会的平等、政治的平等,所要求的并不是同样的东西。它与其它政治价值──例如自由、正义、公共利益、效率等等──的关系也至为复杂,不能下简单的定论。这些问题,与本文的主旨无关。相反,我们拟参考当代英语政治哲学的一些文献,集中讨论平等这个概念所涉及的几个概念性问题,以资说明道德的平等与待遇平等的分辨为甚么有其理论上的必要,以及根据这些理据,待遇平等的问题结构,如何逐渐将“平等”问题转化成“公平”的问题。
二、平等概念的思想史
我们常有一种印象,认为平等乃是一项特属于现代世界的价值;在前现代的社会里,突出某种族群、性别、等级或身分的差异,表现为各种差别待遇,才是普遍的基本态度。这个印象不算完全准确,不过却也并不失真。前现代的世界观,比较重视个人身上的某些自然、社会属性,常常根据这类属性在人与人之间有所区辨。但是在前现代的思维中,并不是没有普遍性的诉求,以及因此取得的普遍身分、普遍人性的想法。从差异和特殊性向普遍性的移动,影响平等概念的发展甚巨,值得作为以下论述的架构。
古典思维 在前现代时期的西方,平等并不是一个获得广泛认可的价值。亚里斯多德的公式“一样的东西一样对待,不一样的东西不一样对待”(politics, iii, ix, 1280a),是古典时期的基本态度;这个说法不是不可能具有平等主义的涵蕴,但在古典世界,由于人身上的某些差别往往被赋予绝对的意义,人们明显并不是“一样”的东西,所以自然不能受到“一样”的对待。古典思想对人的差别性了解,大致上以人性在质方面的差别为本。例如柏拉图说到人性中有贵贱不同金属的成份,决定了每个人的适宜职位(republic, iii, 415);例如亚里斯多德提到男与女、自由人与奴隶、人与动物,各自都有其本性的差异(politics, i, v, 1254b),从而涵蕴着不同种类、不同程度的德性,也就涵蕴着不同地位、不同待遇的必要。
不过这类观点的存在,并不代表希腊人没有平等的概念。至少在两个意义上,希腊人肯定平等:一是法律之前的平等、一是公民地位的平等。虽然后者局限于身为雅典人、家长的少数人,前者却具备高度的普遍性。后面我们会见到,这两个意义下的平等概念,即使仍受制于某些特殊性,已经呈现了二元结构的雏形,对于后代平等概念的发达影响相当大。
斯多亚学派 亚里斯多德身后,希腊的城邦时代结束。随着马其顿、罗马等新势力先后横扫整个希腊世界,一种超越城邦的普遍人性与普遍秩序的观念逐渐浮现,斯多亚学派堪为代表。斯多亚学派有关理性的自然法、以及人类均具备内在理性、可以认识自然法等等想法,将人带到一个以普遍性为突出特征的层面上,从而人“在一种做为人的意义上是平等的”的想法,逐渐成形,摆脱了原先以生物、社会、阶级、地域等因素为主的特殊身分决定论。这种发展,对西方世界平等概念的发展具有莫大的意义,可以说是在道德上肯定人皆平等的滥觞,不过它并没有立即直接产生制度平等的要求。由于斯多亚学派强调这种平等属于人的内在人格,相对贬抑外在身分、位置、与财富的道德意义,所以制度上的平等显得并不重要。值得强调的是,后代一些肯定道德平等的论述,也多少延续了这种基本态度,不以为道德平等与某些明显的制度性歧视会有抵触。
基督教 论者常指出,平等观念的兴起与在西方世界的传播,基督教居功厥伟。基督教强调个人与神的直接关系、又强调所有人等在神里面的团契合一,因此它的社会观以“绝对的个人主义”和“绝对的普世主义”为特色,自然会发展出明确的平等思想。不过也有论者指出,由于基督教思想以神为中心的取向使然,它所认识的平等观念,“完全是在上帝面前和在上帝里面的平等”。由于基督教平等的参考点是神,所以不同于斯多亚学派,这种平等并不是一种所有的人“自然”拥有的权利。严格说来,它先是一种所有人与神同样疏离的有罪状态,是消极的平等;而积极意义下的平等,也就是分享救恩的平等,却不是每一个人都能拥有保证的。这种平等观,虽然确定了救恩所带来的终极价值(救赎)是平等分配的,但是救恩本身的分配、以及从救恩到终极救赎的过程中间涉及的遭遇与因素,是否也是平等的呢?基督教神的超越性与“他者”性,排除了这种可能。于是,人在有罪、以及享受到的救恩两方面虽是平等的,但是救恩并没有保证、人也不会在平等的条件之下追求救恩。
由于这种思路的作用,基督教视人在神的面前一律平等的想法,虽然对于后世影响极大,可是基督教对于现世政治、社会制度的不平等,并未经常地提出积极的取消或变革要求。从这个角度来看,基督教的平等思想初起,即已体现了道德平等与待遇平等的分歧。这类属于尘世的不平等,或许被视为不在宗教领域之内,不是平等概念所需关切的问题;又或许被视为神意的表现,乃是神自有其用意的安排。4在后面这个思路之下,不平等甚至可以取得正面的含意,认为各种社会位置的差异与分化,反映了神意对于一个有机复杂社会和多层次宇宙的构想,涉及了秩序的形成与维护,其中自有深意。这种有机的、等级的模型,乃是中世纪世界观的一个重要组成部份。5
中世纪与近代初期 进入中世纪以后,兴起了所谓的有机秩序观和等级秩序观6,便均无须费词于人的天生平等或者不平等,依然可以径行肯定不平等的社会制度。而指出个人身上的任何普遍特色,也无碍于得出不平等的结论。有机秩序观将社会视为一个完整的有机体,各类人等在其中发挥不同的功能,完成整个有机体的健全运作,一如人体四肢与各类器官各司其职,保障整个身体的健康与活动。例如一个常见的说法认为,教士有如灵魂、国君有如头脑、法官有如眼耳舌头、官吏和军人有如手、农民则有如脚。这种功能的分化,自然涵蕴着各项职能之间在地位上与待遇上的不平等。
等级秩序观则应用“万有之链”(the great chain of being)的学说,将宇宙秩序(其中包含社会秩序)划分为众多等级,而各个由等级所组成的系统,彼此之间又

本篇论文来自lunwen.5151doc.com[论文资源库]收集与整理,感谢原作者!
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需转载或摘录请注明出处:论文资源库 http://lunwen.5151doc.com

论文录入:5151doc    责任编辑:5151doc 
【字体: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在线投稿 | 版权申明 | 网站登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