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论文资源库 >> 论文资源 >> 社会论文 >> 伦理道德 >> 正文

探析和谐伦理学宣言==5151doc

探析和谐伦理学宣言
作者:未知 文章来源:教育资源库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9-9-1

我与刘宗贤、刘长明共同完成的《和谐伦理学宣言——为了所有生物和非生物存在的和谐发展》中,提出了一种新的伦理观——和谐伦理观。文中指出:“所谓和谐伦理学,就是关于调节人与人之间、人与其他生物之间、人与所有存在之间以及所有存在相互之间关系并使之和谐相处、互动共生的行为准则的学问。”[1]文章发表后,很快在学术界引起了广泛的社会反响,毁誉不一。毋庸置疑,和谐伦理作为一种新伦理观,自有其不完善之处,这也是预料中的事。因此,对涉及和谐伦理的一系列理论和实践问题,有必要再作进一步拓展和深化。本文拟重点探讨有关和谐伦理的九个问题,并以此作为对《和谐理论学宣言——为了所有生物和非生物存在的和谐发展》的补充。
一、人类与非人类存在:互为主客体的对等的权利主体
如上所述,整个宇宙天地是一个流衍创化、浑然统一的生命系统,这些生命各有其存在的理由与价值。如果非要问她们为什么存在?那我只能说,存在本身就是存在的理由。同人类有存在权利一样,非人之生与非生之物也有与其存在级次相适应的存在权利。每一种生命形式在生态系统中都有发挥其正常功能的权利,都有“生存和繁荣的平等权利”。“虽然就局部而言,生物间出现共生、寄生、伴生、抗生等复杂关系,但就全局而言,生物间的关系是相互利用、相互依存、相互制约的共生性关系。这种共生性告诉我们,整体地球生态是一个活生生的利益整体,其中任何物种的存在都是目的与手段的统一。作为目的,表明某种生物存在着,并需要其他生物也存在着;作为手段,则表明某种生物存在着,其他的生物需要它的存在”[2]。只有大家都在,并和谐相处,互动共生,才是自然世界意志的根本体现。人类与非人类存在,互为主客体,都享有对等的权利。
既然人类与非人类存在是互为主客体的对等的权利主体,那么,我们就应当尊重所有方式的存在,力倡所有存在的和谐共处。虽然处在生态系统顶端却与其他所有存在荣辱与共的人类,没有自己特殊的权利,不应该随意伤害其他无辜的存在,自觉维护与其他所有存在共同结成的利益共同体。
如同所有存在在质上没有价值等级之分一样,人类同非人之生和非生之物在存在的权利上没有也不可能有贵贱之分,任何一种存在都享有神圣不可剥夺的权利。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们倡导“人——物齐一”。由于诸种存在在量上有价值大小的差异,而且诸种存在的价值大小与其在存在链条中的级次与关联系数成正比,因而,诸种存在总是享有与该种存在的级次与关联系数相适应的权利。现实中,我们经常在各种权利之间做出选择。有时,基于存在链条的有序和共生的需要,会为了一种存在而牺牲另一种存在,为了保障一种权利而牺牲另一种权利,这是完全可以理解的。譬如,为了提高人类生存质量,我们要消灭苍蝇、蚊子等,并且要吃菜、吃肉等,但这种情况恰恰是为了更好地维护整个生态系统的和谐发展。这实际上是为了寻求各种存在权利的平衡与和谐,在诸种存在的权利之间寻求平衡点。只要这种牺牲是为了更有价值的存在,那么,一物对他物的适当侵害就不应当受到谴责。但即使是这样,我们也必须“对牺牲者怀着一种责任感和同情心。特别需要指出的是,即使是出于某种需要,在杀死另一个生命时也必须尽可能采用仁慈的手段”[1] 。
由于人类与非人类存在是互为主客体的对等的权利主体,人类是地球大家庭中的一个较高级次上的独特成员,但不是唯一的成员,因此,人与人之间应当建立一种平等的伦理关系,而人与自然之间也应建立一种合理的伦理关系;人对人负有道德义务,人对人之外的自然存在物也负有道德义务。
二、人类的自私与冷漠:地球生态系统失衡之源
在我们这颗美丽的星球上,已经和正在发生的事实让我们触目惊心:地球曾经美丽的充满生机的绿色皮肤——植被被大面积地毁容;曾经健壮的肌体被迅速掏空;江河湖海漂浮着死亡的阴影;我们的动物兄弟在死亡线上挣扎;我们的植物朋友正在荒凉的大地上无奈地呻吟……这个曾经是生命乐园的地球方舟,如今已千疮百孔,面目全非。
有良知的人们不禁要问:是谁伤害了这颗孕育生命的生机勃勃的星球?是人类!人类的自私与冷漠是地球生态系统失衡之源。全球变暖、臭氧层破坏、酸雨、淡水资源危机、资源与能源短缺、森林锐减、土地荒漠化、物种加速灭绝、垃圾成灾、有毒化学品污染被称为当今世界的十大环境问题[3],试想,这十大环境问题有哪一个不是由自私而狂妄的人类造成的!
开始于17世纪的工业革命将人类带入了一个全新的历史命运中。大地不再是神圣的生命之源,成了一个飘游着的物质星球;人成了万物之所以存在的理由,成了一切事物据以评价的尺度,而事物则丧失其神圣的自主性成了人的对象和客体。黑色的煤和石油从地下被开采出来,转化成开发地表生命系统的能源,再转化成黑色的废气、污水和垃圾。市场经济则加速使钱转化为产品,使产品加速转化为钱,使货币和产品均处在滚雪球式的增长过程中。人的生活方式发生了根本的改变,专业化、快节奏、高效率使人的存在方式变得越来越单面化。建立一个以人类为中心的支配、控制、征服自然的体系成了单面化人的唯一目的。于是,生命体系在人的意志伟力之下被逐步裂解。为了得到物质和能量,为了支撑滚雪球一样指数增长的经济发展,工业文明不惜毁灭整个大地生态系统。作为高智慧生物,我们掌握着蓝色星球上的一切,所有的植物和动物,都是或都应是为我们服务的工具。这种自豪,我们不知道要维持到哪一天?
人类面临的生态危机,本质上是文化危机,其根源在于我们旧有的价值观念和行为方式,根源于人类私欲的膨胀和对物质的不可遏止的需求。欲望的深壑是永远无法填平的,人类永远不会满足从自然那儿所获得的一切。自从人类与自然的和谐关系被破坏之后,便穿越必然王国向自由王国挺进,但这“自由王国”的面目已横遭涂改,信仰被抽空,美学被扭曲,理想被玷污。为了个体、集团的利益,为了社会学层面的成功,把人与人、集团与集团的激烈矛盾转而变为对自然资源的近乎疯狂的攫取,而这一过程通常是在追求幸福生活的名义下进行的。完全不同于其他生命种群万代不变的自然欲望,也不同于在天人共生式相对和谐的情境下人们对物质资源的占有和利用。这种非自然的消费欲望不仅阻碍了社会——经济的和谐发展,而且使人类多维度多层面的“幸福”只剩下对物质的占有和对商品的消费,除了扭曲的物欲,其他所剩无几了。环视我们的现实,除了人类的利益,有谁顾及到其他和人类一样的生物和非生物存在的利益;除了狭隘的民族、国家利益,有谁顾及全人类的未来;除了小集团利益,有谁顾及民族、国家的整体利益;除了一己之利,有谁顾及集体利益;除了一己之物欲,有谁还有精神等方面的追求。这种不同层次的自私心态,在和谐发展之路上预设了重重陷阱,实际上是地球生态系统失衡之源。
人与自然的对立和个人与社会的疏离最终导致了整个生存环境的恶化,也使得人类向自然以及个人向社会的回归成为一种优势需要和重要的生活目标,而这也正隐藏着重建生活价值目标的契机。自然生态的失衡和人文生态的断裂促使我们思考这样一个也许简单的不能再简单的问题:经济社会中人们是否真的比前人生活得更好,或者说,我们为了物质消费上的潇洒自如究竟付出了多少代价?人们的幸福是否与财富的多寡成正比?生态失衡,以外在强制的方式敦促人类重新审视和修正自己对大自然的主观认识和价值观念。
三、“三者”

本篇论文来自lunwen.5151doc.com[论文资源库]收集与整理,感谢原作者!
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需转载或摘录请注明出处:论文资源库 http://lunwen.5151doc.com

论文录入:5151doc    责任编辑:5151doc 
【字体: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在线投稿 | 版权申明 | 网站登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