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论文资源库 >> 论文资源 >> 社会论文 >> 伦理道德 >> 正文

重构国家福利是和谐社会的必由之路==5151doc

重构国家福利是和谐社会的必由之路
作者:未知 文章来源:教育资源库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9-9-1

  和谐社会,是我们期盼的社会环境。但是,今天的中国,经济发展了,人民生活条件改善了,社会的矛盾却加剧了。原因何在?

  中国目前出现的不公平现象是产生社会矛盾的根源。如果不分析这些现象并相应制定社会公正机制,就不可能产生一个安全稳定的社会,更谈不到和谐的社会。

  在现代社会里,特别是在中国,这样一个有长期社会主义传统的国家,人们有强烈的关于社会公平的要求。人们要求实现社会公平表现在两个方面:1、因为有不公平存在因而要求“公平”;2、因为有的公民还没有满足最基本的“需要”。社会确实有不平等存在的,科学家已经对这个问题作了大量的研究,从社会分层理论和现实的贫富差距,以及精确的基尼指数的计算,无数的研究与大量的事实证实了社会的不平等存在。实际上,不平等的存在是绝对的社会想象。关键是,这种不平等是否公平才是问题的关键。本文试图从以下几个方面检查平等在中国的具体含义和其引发的不公平的结果。根据这些不公平的存在,国家管理需要在国家福利政策制定上倾向于公平。

  一、 收入分配不均是市场发育阶段的必然过程,但不可任其下去

  收入分配是被人们最直接地引来作为不平等的依据。特别是允许一部分先富起来以后,人们的收入差别在增大。可是在另一方面,事实是:

  中国富翁人数比起发达国家是少的

  波士顿咨询公司(bcg)在2005年底发布《中国理财市场》报告,指出中国内地已经是亚洲地区(日本除外)第二大财富市场并仍将保持迅速增长,其中富有的群体拥有大约1.44万亿美元的资产。报告预计,中国富有人士的资产在未来几年将以13%左右的比例增长。在富豪中,财产是集中的,该公司负责人说,不到0.5%的家庭拥有全国个人财富的60%以上。

  同时报告还指出,目前全世界共有700多万百万富翁,其中200多万在西欧,400万在美国。那么剩下的100万分散在亚洲和澳洲。这100万,要在以下地方摊分,除了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的富豪以外,更有盘踞在日本、香港和台湾等地的富豪。所以,许多人抱怨中国的富豪如何,实际上,中国这么一个大国,和其他国家相比,富豪的数目所占比例还是很微小的。所以,国家不应该限制富翁的发展。富豪给社会创造了财富,同时也带动了经济、文化和社会的进步。

  贫富差距比起发达国家发展同期是小的

  同时联合国数据显示,在中国,占总人口20%的最贫困人口只占总收入或消费份额的4.7%,占总人口20%的最富裕人口占收入或消费的份额则高达50%以上。许多人在呼吁,中国的基尼达到0.4,指数已经超过警戒线。其实如果把中国放在发达国家处于中国此时发展阶段的可比时刻,中国的财富差别的也要小得多。

  比较三十年代的英国,人们被分为挣工资的和财产拥有者。那时,社会上2/3的财产被1%的人口拥有。一直到了1952年,从1%的人拥有的2/3的社会财产下降到了他们拥有社会财产的一半。在分配上也是不平等的,在三十年代的英国,1.5%人口拥有23%的个人收入(reisman, d. 1982:46)。

  即使在典型的福利国家瑞典,在1920年,最富有的2%人口占有了全部个人财富的60%的,占有全国人口95%比例的下层人士只拥有已注册的净财富的23%。到了1975年,福利国的鼎盛时期,数字才有所改变,2%的富有人口占有的财富降到了全部财富的28%,底层的95%人口拥有了56%的财富(bryson, lois, 1992:156)。

  而在美国,即使在今天,最上层的5%人口仍占有全部人口收入的21%,最底层的五分之一人口只有低于4%全部人口的收入(brown and lauder,2001:1)。

  所以,在市场经济发育阶段,国民贫富差距的扩大是一个必然过程。今天中国出现的贫富差距的拉大,不是个别现象,不应为奇。只是与中国过去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下平均主义相比,显得数字突兀。其实,即使国人,根据社科院的调查,对这种差距的存在也采取了认知的态度。大约有70-80%的成员认为收入差距“应该”存在。但是认知差距存在并不认为就接受了收入差距的巨大的反差。社科院调查数据同时显示,绝大多数的人(71.6%)认为,在他们居住的城市或县里收入差距太大了,也就是说,现在的收入差距超过了他们所能接受的程度(李春玲,2006)。上个世纪的战后西方国家,国家发挥了作用,以国家福利的方式干涉了这种不平等的现象。所以会出现后来的差距变小。中国与西方不同的是,中国的平等与平均在前,到了市场经济阶段才开始出现差别。所以,人们对贫富的差别的反应极为敏感。

  但是,中国贫困人口的绝对数字是巨大的

  以上的论述决不是说中国的不公平现象并不严峻。问题不是富人不应再富下去,而是穷人不应该再贫困下去。中国贫困人口的绝对高额数字耸人听闻。中国社会科学院农村发展研究所测算,如果按照现行低收入标准,即人均年收入低于822元(相当于全国农民平均收入的1/3),有8517万人属于贫困人口。若按联合国每人每天收入或消费不低于1个购买力平价美元(约折合2.5元人民币,即人均年收入约900元)的国际贫困标准测算,中国贫困人口就增加到1亿人,超过农村总人口的10%。

  同时,也并不是说,不平等可以被接受。当穷人们还没有基本的收入来保障饮食和住房,入学和就医时,另外的一群富起来的人却可以花天酒地、肆无忌惮地挥霍。报载,杭州一家餐厅推出豪华19.8万元一桌的豪华年夜饭,但是,许多地方农民一年的收入才上千元。这无疑是不公平的,是社会资源的浪费,甚至这种浪费会腐蚀社会成员的道德,败坏社会风气。这时,并不是富豪的多少问题,甚至他们收入的多少也可以接受,而是富豪的奢侈生活造成的人们心理上道德上难以接受的社会差别。不仅收入分配的不公平引起了人们的反胃,在其他方面的更多的不公平隐藏着社会动荡的因素。因为,这种巨大的浪费甚至腐败,所以,需要社会公正机制的存在。这个社会公正以国家福利的形式在西方出现,国家干预,采取第二次分配。把社会上浪费的资源收集集中,分配给最需要的人。

  二、 入分配不均的原因及不公平的其他表现

  造成社会不公平的不仅仅是明显的收入差距,还有更多的不公平存在,导致了社会差距的加大。除了一些经济政策不完善外,从社会政策的领域分析,会发现有机会、权利和能力施展三方面的不平等存在。

  1、 机会不平等,许多人失去了接受教育与医疗的基本保障

  当前中国社会出示给每一个人的机会不是一样的。这个机会指平等地接受福利的机会,如就业的机会,接受教育的机会,医疗的机会,和取得社会服务的机会等等。如果没有平等的机会,就增加了遭遇危机险境的机率。法律赋予人平等的权利,但是,社会的设置构成或者政策的执行上,都不能把这种平等的意愿表达充分。而且有了权利并不等于有了机会,这个权利需要社会去提供机会才能够实现。在市场经济条件下,给予人公平竞争的场所,让人得以按照自己的意愿发展。但是,许多在

本篇论文来自lunwen.5151doc.com[论文资源库]收集与整理,感谢原作者!
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需转载或摘录请注明出处:论文资源库 http://lunwen.5151doc.com

论文录入:5151doc    责任编辑:5151doc 
【字体: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在线投稿 | 版权申明 | 网站登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