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论文资源库 >> 论文资源 >> 文学论文 >> 人物研究 >> 正文

从“京文化中的男、女性格及男女关系”来评析虎妞的形象##lunwen.5151doc

从“京文化中的男、女性格及男女关系”来评析虎妞的形象
作者:未知 文章来源:网络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9-10-21

一直以来,有“京派”“海派”一说。

    正如“海派”不是一个文学流派,而是由地域和历史的特征所形成的一种文化形态,“京派”同样首先指的是一种文化形态。

    黄修己教授在《京派小说诗学研究》(刘进才著)的序言中说到:“如果一定要有京派,那应该以老舍为首”。我个人认为,京派——这里就说我们所熟悉的京味儿小说——的开山祖师应该是曹雪芹。曹雪芹、老舍和王朔是京味儿小说在三个个性鲜明的时代里的旗手。

    京味儿小说描写的多为北京本地以及“京文化”范围内和“京文化”影响下成长的人、发生的事儿。而“京文化”在中国乃至世界范围的地理分区文化中,具有鲜明个性。这与北京曾作为金、元、明、清的都城、现又为当代政治文化中心有着密切关联

    经历封建文化的巅峰,糅合了蒙、满、汉各族文化的精华和糟粕,种种不凡的经历塑造了北京人的独特个性。文学作品中具有这些个性的人不少,而论其成就之大、影响之广——《骆驼祥子》中的虎妞应该占有很重要的位置。

    本文将从“京文化中的男、女性格及男女关系”这一角度来评析虎妞的形象。

         第一部分、

一个人性格的形成,往往与他所处的环境有密切关联。这个环境包括小环境——家庭文化素养、受教育程度等等。更有大环境——即他所生长的地域。

    北京,为金、元、明、清的都城。女真文化、蒙古文化、汉文化、满文化;封建文化、近代新思想的萌发……这些文化成分的关系——相承、接替、保存、融汇——进而衍生出独具一格的京文化。也塑造了北京人独特的个性。

    相较于我国其他大部分地区,北京人中的女性往往有着北方人的豪放,有市侩世俗,有着“王城”的霸气,有着女性的细腻与精致乃至“小算计”。性格中男性成分较浓。我们看虎妞的形象:

1)在《骆驼祥子》中第四部分首次提到“虎妞”。

    刘四爷是虎相。快七十了……他以老虎自居,可惜没有儿子,只有个三十七八岁的虎女——知道刘四爷的就必也知道虎妞。她长的虎头虎脑,因此吓住了男人,帮助父亲办事是一把好手,可是没人敢娶她做太太。他什么都和男人一样,连骂人也有男人的爽快,有时更多一些花样。

    小说中对虎妞的第一个称呼是“虎女“。《三国演义》中孙权派鲁肃为孙公子向关羽的女儿提亲,关羽不同意,回绝说:“我虎女岂可嫁犬子”。可以想象,孙权儿子只是“犬子”,而刘四爷的女儿是“虎女”。可见,这一“虎女”词营造了什么样的形象和气势。“虎头虎脑”则证实了读者根据“虎女”一词而对“虎妞”形象的设想。

    而一句“知道刘四爷的就必也知道虎妞”后面,也许我们可以给他加上另一句潜台词:“知道虎妞的倒不一定知道刘四爷”。可见虎妞声名远扬,而原因则是她能干、会骂、凶悍。

    有了这段话,虎妞还未出一声未露半面,其形象已经被读者窥到些许——外形高大,体格粗壮,脾气暴躁,性情粗野。

2)小说中虎妞和祥子第一次同时出场时,刘家父女在吃晚饭。虎妞在说第一句话之前老舍写了这样的话:虎妞更喜欢这个傻大个儿。“傻大个儿”是站在虎妞的视角上看祥子的,一来反映出虎妞至少在思想上、心智上比祥子老练。而且这个称呼也体现是站在一个高于祥子的位置上面对祥子的。这体现在日后她和祥子的关系中她的强权中。

    【在老舍笔下的人物关系中,女性处于略高于男性的地位上的不仅仅是“虎妞和祥子”。这和老舍的第一段感情经历有关。了解老舍生平经历的人都知道,老舍父亲去世的早,母亲抚养老舍和他的哥哥姐姐,家庭非常贫困。按说是没有钱供老舍上学念书。而老舍得以学习文化知识要得益于一位刘大叔。以这位刘大叔为原型,老舍在他那未完成的作品《正红旗下》中安排了一个“定大爷”。因为《正红旗下》并未完成,只写了十一章共计七万多字,所以读者并不能从这本自传体小说中了解“我”与定大爷也就是老舍与刘大叔的渊源。

    一八九九年是辛酉年,这一年的农历腊月二十三,也就是我们俗称的“小年儿”“祭灶”,老舍出生在北京一个舒姓满族人家中。第二天,一个轿子停在舒家的门口,舒家人正奇怪呐!自己小户人家,也没结识什么达官贵人啊!怎么这位访客还坐着轿子啊?这是哪位大人物啊?我相信在这个小户人家中的人更有可能想到是不是有谁得罪了达官贵人或者犯罪了?而不会现为联系到喜得贵子这件事情上来。

    只听轿夫一嗓子——落轿!一个身材魁梧的中年男子走出轿子。在身体未出轿子之前,现传出一阵爽朗的笑声。

    走进舒家的屋子,一屋子人直直戳在地上。刘大爷——有钱、有势、家业大,却尤为乐善好施。他走进屋里,一家人只顾客气,再客气也顶多是忙不迭地说:“刘大爷”“稀客稀客”。想让座,没有红木太师椅;想沏茶,又没有茶叶。该怎么招待这位刘大爷?按理来说他来不会是坏事儿。不是坏事儿总得招待招待吧。可万一是坏事儿呢?开心的笑声和奸笑不是像现代电视剧里那样一眼就看出来的。如果真的是坏事儿,那就更得好好招待了,更怠慢不得。

    一家人正琢磨着呢。连刘大爷向一家之主也就是老舍的父亲的抱拳一礼都没注意。大爷径直走向孩子。孩子正在酣睡。“男孩儿吧?我听他们说是男的。”“嗯,男孩儿。”“好!好!恭喜啊,各位!哈哈!”又是爽朗的一阵笑。刘大爷给了贺礼——银子!舒家人想问“咱们平素没有交好,怎今日……”可是客人放下礼金就转身往门外走,舒家人依然是没反映过来。看客人往门外走,条件反射地随客人向门口挪动步子。刘大爷还屡屡回头挥手“甭麻烦了,别送别送!”

 

感谢您的阅读,本文来自[论文资源库]lunwen.5151doc.com收集与整理,感谢原作者。
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需转载或摘录请注明出处:论文资源库 http://lunwen.5151doc.com

论文录入:5151doc    责任编辑:5151doc 
【字体: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在线投稿 | 版权申明 | 网站登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