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论文资源库 >> 论文资源 >> 文学论文 >> 人物研究 >> 正文

浅论对秦晖思想的争议--现实与理想之争##lunwen.5151doc

浅论对秦晖思想的争议--现实与理想之争
作者:未知 文章来源:网络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9-12-8

秦晖,1953年12月生。1981年文革后首批研究生硕士毕业于兰州大学,现为清华大学人文社会科学学院教授。
    他原本主要研究方向是农民史(土地制度史与农民战争史)。
    80年代后期他转向研究经济史(主要为古代商品经济史及中外比较经济史)。
    90年代他致力于结合历史研究与现实研究。对现实制度持激烈批判的态度,主张并宣扬自由主义,在现实问题上,强调自由与人权的“共同底线”。

    在我眼里,他就是中国自由主义的一面旗帜。也是我最重要的启蒙老师之一。

    但很多人或许不那么认为,因而,他的理论一直颇受争议。有来自左派阵营的攻击,也有来自右派阵营的非议。而我个人读了不少秦晖的论述,受益匪浅,对于各种非议与争论,也略知概要。我认为,很多对他观点的批评,主要是误读与曲解了他的真实思想,分歧的实质不是左与右的问题。南奥“有觉悟累”对此形容为:“现实”与“理想”之争,我认为非常贴切到位。

    当今社会,极左阵营中有大致有两股力量:
    其一是“新左派”,由少数标新立异的学者组成,他们的思想理论资源完全来自当代西方新左派,如萨米尔•阿明、沃伦斯坦、贡德•弗兰克、爱德华•萨依德、多斯桑托斯和乔姆斯基等,他们反对资本主义市场经济,不反对专制集权。这部分人属于另类的小圈子文化,书斋里的左派,社会影响不大,没有什么市场。
    其二是极端左派,世人称为“毛左”。以“乌有之乡”等极左网站为舆论阵地,擅长口号与谩骂。有学者应邀去乌有之乡演讲,发现台下坐着大多数未婚小青年,台上说一句他们下面顶十句。他们没有经历过前30年,却自以为信奉毛时代的思想。这部分人属于愤青,与其说他们是信仰什么,倒不如说什么极端的理论更适合发泄他们青春期的荷尔蒙。这有一比,就像德国光头党新纳粹,也都是一些反叛的青年。
    新左与毛左比较共同的特点,是迷信伟大领袖,主张国家强权专制,提倡极端民族主义,肯定前30年极左意识形态,对大跃进、人民公社、文革等等公认的灾难政治运动,却号称是需要要继承的“社会主义遗产”。
    他们普遍抵触普世精神,称之为资本主义的阴谋与西方文化的侵略。这些人对主张自由主义的学者大肆谩骂,将他们诋毁为“西奴”,将秦晖形容为“现代秦桧”。
    毛左们的思想,就像蝗虫,平常时候也就是普通蚂蚱,成不了什么大的危害。但最怕气候条件发生异常突变,出现洪水干旱什么的,就可能形成大的灾难。正如晚清的义和团庚子之难。
    对于这部分狂热非理性的毛左,是没有多少共同语言可讲的,也不值得去驳斥,毕竟社会已经彻底不可逆地告别了毛的时代。通常,相信他们自己也坚持不了多久,随着年龄增长,阅历丰富,慢慢也就会告别狂热与极端的思想。

    理性的知识分子与社会学者中,思想上也不免有左右之分歧。
    我觉得大致可以划分为下列几类:
    第一类:主张社会民主主义(民主社会主义)。
    社民主义原先认为,资本主义自由市场体系,并不能建立公平完美的社会,因为生产资料拥有量的多少,直接影响了社会的各阶层的权力公平性。他们主张社会主义,但是用民主的方式,通过宪政对资本主义社会进行改造,而不是以暴力革命的方式实现。他们的基本原则是:第一,“民主”不只是个人的自由,也同时包含免于被歧视、和被控制了生产工具的资本家滥用政治权力的自由。第二,“平等和社会正义”不只是在法律前人人平等,也包含在经济和文化上的平等,要求社会给予弱势人群,包括“身心残障者”、“条件不佳的人”,以及市场竞争的失败者予以平等机会。
    欧洲很多国家政党,持有社民主义思想,虽然对私有制以及市场经济的观点有所修正。例如:英国工党、德国社会民主党,加拿大新民主党等。推行社民主义最成功国家公认是瑞典。
    引用wiki资料,瑞典在1990年代和2000年代发展得相当繁荣,不像自由主义者所预言的瑞典57%的高税率级次会缓慢其经济成长;相反,瑞典经济发展得相当健全,从独资公司到跨国公司(如Saab、宜家、爱立信等),同时保持世界上最高的平均寿命,低失业率、低通货膨胀、低国债、低婴儿死亡率和低生活费用,并据称拥有极高的经济增长。
    但另一方面,依据瑞典工会同盟的资料,瑞典有多达20%的工作年龄人口依赖社会救济过活。也是一个典型的培养福利懒汉的社会。

    中国当代社民主义思想,波士顿大学教授曹天予在论文《当代中国改革中的社会民主主义思潮》中指出,“用陈旧的斯大林主义的语言,与陈旧的社会民主主义语言或新创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语言作斗争,不可能有成效。其原因很清楚,中国之所以走上今天的道路,在很大程度上就是由旧语言(所表达的旧的经济政治纲领)的失败引起的。当然,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理,如阶级分析和资本主义的结构性矛盾等等,是科学社会主义的战略制高点,必须占领,不能放弃。但是,对市场经济中如何进行制度创新、确保经济活动的社会主义方向;在权力异化已经恶性发展到出现新剥削阶级的情况下,如何从社会民主主义者的手中,把宪政民主的旗帜夺过来,让工农群众对公众权力进行监督制约,而不是让财富权力控制政治权力,都是值得认真研究的大问题。”

共4页: 1 [2] [3] [4] 下一页

论文出处(作者):伯伦不归的

    第二类与第三类,古典自由主义与新自由主义,自由主义阵营中的右与左。
    古典自由主义的概念,比较简单,特别重视个人的主权,个人财产的所有权被视为个人自由最重要的部分,强调不受管制的自由市场的经济政策。并不必然支持民主的原理,认为尊重和保护个人财产权的法律,比民主的多数决原则还要重要。
    新自由主义,或称“现代自由主义”或“社会自由主义”,概念流派比较复杂,为了简单论述,将它们都归于“新自由主义”。百度百科将奥地利经济学派的米塞斯与哈耶克,都归于“新自由主义”一派学说,我个人认为这种分类是错误的。而有些理论将他们称为“新古典自由主义”,这个定义就比较准确。

    无论如何,古典与现代自由主义思想,都有共同理论基础,就是主张资本

感谢您的阅读,本文来自[论文资源库]lunwen.5151doc.com收集与整理,感谢原作者。
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需转载或摘录请注明出处:论文资源库 http://lunwen.5151doc.com

论文录入:5151doc    责任编辑:5151doc 
【字体: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在线投稿 | 版权申明 | 网站登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