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论文资源库 >> 论文资源 >> 英语论文 >> 英美文学 >> 正文

对狄更斯小说中女性形象描述以及现实原型进行探讨==5151doc

对狄更斯小说中女性形象描述以及现实原型进行探讨
作者:未知 文章来源:教育资源库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9-12-23

  一、狄更斯作品中女性形象的现实原型
  
  1.母亲——伊丽莎白。狄更斯的母亲伊丽莎白是一个城镇货币局长之女。母亲给青年时代的狄更斯印象最深的是狄更斯19世纪40年代所写的自传的片断中她的两次出现。一次是她悲天悯人得令人发笑,她试图开办一所学校,以改善家庭经济状况;另一次则是她心肠如铁,几近犯罪,急切地将十二岁的查尔斯送回他所憎恶的黑鞋油作坊干活。伊丽莎白曾经试图办学,改善家庭的经济状况,最后夭折的情形让我们直接地想到了《大卫·科波菲尔》中的密考伯太太,小说中一开场作者就在这个人物身上表现了自己母亲的“弱点”和不为苦难所影响的优秀品德。在大卫这段独自谋生的时间里,密考伯太太给了他一些母爱的慰藉,但是,密考伯太太不是大卫的母亲,她把大卫当成一个有同情心的成年人,而不是把他看成一个幼小的孩子。狄更斯在作品里以他们之间没有血缘关系为由,使她与大卫疏远,这样可以创造出善意的玩笑,嘲笑他母亲本人把他抛向冷漠的成人世界,让他童年辍学做工,一次次将儿女们推向困境。
  2.姐姐——范妮。在狄更斯童年时期的幸福年代里,姐姐范妮是他的“常伴”,在上学(日校、预备班)的路上,两人一起到煤窑去秘密探险,看那个装有木头假腿的人。家道中落后,十二岁的狄更斯被迫去黑鞋油作坊里当“可怜的童工”,姐姐范妮则被送进新开办的皇家音乐学院专修钢琴。那时的范妮显现出的音乐天赋可能要比狄更斯的文学倾向更有保证,但是狄更斯只是感到怆然,并没有像怨恨母亲那样对待姐姐。他对于不同的待遇充其量只是给后来的小杜丽可恶的姐姐取名叫做范妮。在这段时间里,狄更斯每逢周末总是和音乐学院的姐姐一同与家人团聚,一同离开。多年后,这一幕被狄更斯写进了小说中感人的姐弟情深:小保罗·董贝在皮普饮的“古堡”里,由挚诚的姐姐弗洛伦斯慈爱地照顾着,就像小查尔斯在这些个星期日曾得到姐姐范妮的爱加令人生畏的城堡之后,他只能在周末看见弗洛伦斯。每当回顾这些周末的细节时,狄更斯胸中便思绪万千,竭力回想每周同姐姐范妮的团聚以及对他的影响和意义。
  3.童年情侣——露西。狄更斯家邻居的女儿露西,代表了他幸福童年中的所有天真美好的情感。在狄更斯感情世界里,露西·斯特洛格希尔虽然不可避免地是最模糊的一个形象,但她在狄更斯对女性态度的发展过程中,以及在其作品里对女性的表现方面所起的作用都是举足轻重的。因为在这种童年相爱过程中,还没有牵涉到性爱的内容,所以狄更斯认为在道德上这要高尚于青少年或成年人的相爱。这种爱比起后来进入生活中的最美好的爱要更纯洁,更无私。在其作品中,作家用许多笔墨描写了这种甜蜜的情怀,将其展现在现代读者面前。
  4.初恋情人——玛丽亚。狄更斯是一个感情上早熟的少年,他的初恋对象是一位娇小玲珑容貌娟秀的姑娘玛丽亚,她是一位银行家的女儿。玛丽亚是一个相当轻浮的女孩,在当时那种以金钱和地位为基础的社会里,她以一个养尊处优的中产阶级少女而高傲自居,竟然把狄更斯对她的爱当作逢场作戏。因此这段少年男女半戏剧性的爱恋,只能是昙花一现。初恋的亲身经历和感受为狄更斯的创作提供了真实的写作素材。他以玛丽亚为原型,塑造了《大卫·科波菲尔》中年轻绚烂的朵拉的形象,他在小说中描写到朵拉是位富裕律师的女儿,娇小美丽,头脑简单,孩子气十足。大卫与她一见倾心,私定终身。由于社会地位的差异,他们历经曲折,终成眷属。后来二人性情不合,目的不同,婚后并不完美,后来朵拉病逝,这些正是狄更斯失败的初恋的充分体现。玛丽亚与狄更斯爱情的夭折正是当时维多利亚时期婚姻状况的写照。
  5.狄更斯之妻——凯瑟琳。狄更斯的新娘是他在《时事晨报》的同事和上司乔治的女儿凯瑟琳。她是一位漂亮的苏格兰姑娘,颇得男子倾慕。她性格沉静但智力平庸。婚后的甜蜜生活,使狄更斯有了一份责任感,有了家庭观念。而且他自己的以及凯瑟琳的父母兄弟姐妹这样两个庞大的生活负担也渐渐转移到了他的肩上。这些都促使他更勤奋地写作,使他那小说家的才能得到了进一步的发挥。但是狄更斯对待这桩婚姻已经没有了热恋玛丽亚时那么狂热,一切都是那么平静。玛丽死后,乔治娜接替了玛丽,进入了他们的家庭,直至去世。在作家的长期创作过程中,凯瑟琳的影响既没有初恋情人玛丽亚那么强烈,也不如玛丽和乔治娜,只有在小说里那些失败的母亲或者是不称职的妻子身上看见凯瑟琳的影子,像朵拉,杰里比太
太和整天病快快的卜凯特夫人。
  
  二、狄更斯作品中的女性形象
  
  1.女性与家庭
  19世纪维多利亚时期,英国大多数已婚妇女只能被束缚在家里,料理家务和照看孩子,对丈夫的事业是不能过问的,在狄更斯的笔下,他大体上是偏向于让妇女呆在家里,不参与社会实践活动的,妇女只是丈夫的听从者和家庭的伺候者。可是,在作品中,狄更斯又很自然地流露出提倡妻子支持和帮助丈夫成就事业,和丈夫一起参与工作的意识,期望夫妻在共同劳动中得到交流和进一步沟通、了解。在《大卫·科坡菲》中,爱格妮虽有过于美化之嫌,可她对大卫的鼓励和帮助是实实在在的。《远大前程》中,描写毕蒂和乔一起劳动的情景时,作者是充满了赞扬和羡慕的,毕蒂还教会了乔写字,这就一定程度上超越了当时的思想。至少可以看出,狄更斯是通情达理的,是比较尊重女性的,而不是凌驾于女性之上。当时的社会认为,一个女儿最高尚的行为,就是缔结一门能使自己家庭财产进一步增加的美满婚姻,至于新郎的年龄、道德品质及知识才能则与这门亲事毫无关系。在这种强调经济基础与等级地位的社会背景中,狄更斯高度赞扬了那些建立在男女互爱基础上的婚姻家庭,同时在表现理想女性的时候,常常夸耀她们的聪明能干,特别是能够辅助男性的女性,当男性感到困惑不解或者要迷足深陷的时候,她们总是给男性以安慰和指导。他并不认为女性的智力不如男性,在其作品中,理想的女性和男性在智力和事业上是互补的。在妇女局限于家庭的条件下,他尽量让妇女参与丈夫的工作和事业,他渴望男人的事业能得到妻子的最大支持和理解。

[1] [2] 下一页


  2.女性与爱情
  爱情是批判现实主义作家最喜爱的主题之一,狄更斯对资本主义社会里的爱情问题是比较注意的。《我们共同的朋友》中的丽齐美丽勇敢,有两位男子都发现了她美好的品质,同时爱上了她。一位是查理的恩师海德斯通,他出身低贱,完全靠自己的努力才取得受人尊敬的教师地位。他的同事——女教师皮切尔小姐对他情有独钟,然而他却热烈而疯狂地爱上了丽齐。丽齐的另一位追求者是出身上流社会的律师尤金,丽齐对他也颇有好感,只是考虑到彼此社会地位过于悬殊,而总是躲开他。然而,当尤金遭到海德斯通暗害时,她却抛弃一切疑虑,立刻跳上一只小船去救他的命。她护理他复原,而且最后坦然做了他的妻子,并从此把他引向一条真实的人生道路。作者在这个形象上所流露出的民主主义思想是溢于言表的。《我们共同的朋友》中的约翰·哈蒙出于一种真诚的人生追求,宁肯放弃财产也不愿意娶个他不爱或者并不爱他的女人为妻,最初决定隐姓埋名。他的未婚妻贝拉也是一个美丽可爱的女性,从在父母家里对贫穷生活的厌恶

本篇论文来自lunwen.5151doc.com[论文资源库]收集与整理,感谢原作者!
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需转载或摘录请注明出处:论文资源库 http://lunwen.5151doc.com

论文录入:5151doc    责任编辑:5151doc 
【字体: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在线投稿 | 版权申明 | 网站登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