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论文资源库 >> 论文资源 >> 文化论文 >> 当代中国 >> 正文

陈独秀在重庆的最后岁月-lunwen.5151doc

陈独秀在重庆的最后岁月
作者:未知 文章来源:网络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9-12-30

  陈独秀是中国共产党最早的创建人之一,由于他在建党中的巨大贡献,他一直担任了中共一大至五大的总书记。他本人也因为革命而先后四次被捕,其中最后一次也是最长的一次是在1932年10月15日。这一次,他在狱中被关了4年零10个月又8天,直到1937年8月23日才在南京老虎桥监狱被释放。出狱后,陈独秀去了武汉,但武汉的生活却也不如意,加上抗日战争全面爆发,武汉的形势越来越不乐观。因而他决定举家迁往重庆。
  陈独秀先雇船把嗣母谢氏、儿子陈松年及儿媳送往重庆,后来又把大姐一家人送走,自己直到1938年7月2日才与妻子潘兰珍和包惠僧、夏松云夫妇登上“中央”、“中国”、“交通”、“农民”四大银行包的专轮直接去了重庆。船在当天就抵达了重庆,他的老朋友周钦岳、张恨水和高语罕等前往重庆朝天门码头迎接。并由周钦岳把陈独秀安顿在禁烟委员会主任李仲公的办事处,不久又搬到了上石板街15号川源公司楼上。罗汉受北大同学会的委托,负责照顾陈的生活。
  重庆山多雾重,夏天相当闷热,这对患有高血压等多种疾病的陈独秀来说,相当难受,而他的妻子也因初到没有适应而中暑,这更令他不安。再加上日本飞机又连连轰炸,白天黑夜不得安宁,令他心神不安。另外,陪都重庆特务多如牛毛,他虽早已被开除出共产党,但仍不免受到国民党特务的监视,这些使得他相当郁闷,甚至有时怀念监狱不愁吃喝、不用漂泊的生活。
  正当他在山城不知所措的时候,他意外地收到了日本留学时的同乡好友邓仲纯从江津寄来的信。信中邓仲纯诚恳地邀请陈独秀去江津居住,并说“如果你及嫂夫人潘兰珍愿来江津避难,我及家弟热情欢迎,其住所和生活费用,均由我们兄弟二人承担”。在这样一个关键时刻,有这么一个热心的朋友伸出援助之手,不啻于雪中送炭。因此,1938年8月3日这对患难与共的夫妻搭乘“民惠”号,溯江而上,满怀期望地来到江津。
  在江津码头,早已等候在此的好友邓仲纯、邓季宣、方孝远等人,一见陈独秀到来,即上前迎接握手。相互寒暄之后,陈独秀将潘兰珍——介绍给诸位好友。随后一行人即前往邓家。这样多的人走在一起,尤其是潘兰珍还搀扶着陈独秀走(陈潘二人当时相差30多岁),难免引来路人的目光。尤其是那些妇女们对着老夫少妻难免指手画脚、议论纷纷。而这一切,却偏偏让迎候在门前的邓仲纯之妻看在眼底,使得她陡生厌恶之情;她认为老夫娶少妻乃是伤风败俗之事,所以不愿让他们住进家门。因此,就在陈独秀夫妇在邓仲纯陪同下,有说有笑地走到家门口时,邓妻却给了一个大大的闭门羹。这令善良朴实的邓仲纯十分尴尬,但他又是个惧内的人,一时却也没有办法。陈独秀此时也是十分狼狈,在他给儿子陈松年的信中,他写到:“倘非携带行李多件,次日即再回重庆矣。”不过幸好得到同乡方孝远一家的接待,临时住了下来。随后又搬到郭家公馆;暂时安顿下来。这些令这位曾见过大风大浪的风云人物也不禁感叹“出门之难如此”。
  由于生活艰苦和环境的不适应,陈独秀发病并住入邓仲纯开办的“延年医院”,此时的邓妻也来照顾陈独秀。邓仲纯乘机劝说其妻。经过一番思想工作,邓妻终于同意让陈独秀搬进邓家住。这样陈独秀总算安顿下来了,虽然是寄人篱下,但总比漂泊好。但矛盾仍未解决,在又一次大矛盾爆发之后,陈独秀最终决定搬家,迁居至鹤山坪杨庆余家中。这其中的缘由还是陈独秀对杨庆余祖父杨鲁承所编撰的《皇清经典》感兴趣,而杨庆余正想找个名人来整理祖父的遗著。两下正好合意,于是杨庆余就把陈独秀请到家中来帮助整理文稿,而陈也正好有个落脚之地。正是在这里,陈独秀度过了自己凄凉的晚年。
  
  终究不能逸出政治
  
  陈独秀原本就是个不甘寂寞的人,现在虽不属于任何党派,但作为一个仍与托派有藕断丝连关系的政治人物,作为一个仍然关心国事的爱国者,他和政治的联系至死都没有割断过。
  陈独秀搬到鹤山坪之后,生活安定了许多,但仍不时有人来拜访。当地县长就曾登门拜访并向陈索求条幅。当然也有更大的政治人物。戴笠和胡宗南就曾密访陈独秀。他们开门见山地说:“独秀先生,蒋校长问你好。”陈独秀不想招引他们,只是说自己是逃难入川的,现在隐居于这个僻静的山村,虽然关心国事,但并没有过问政治,更不曾有什么政治活动。不知二位来此有何公干?这时,胡宗南把早已准备好的挑拨陈独秀与共产党关系的剪报给陈看。他一看,是1938年3月傅汝霖、高一涵、段锡朋等9。人在重庆《大公报》上为康生诬陷陈独秀为“日本侦探”、“汉奸”,每月领300元津贴的事件而发表的辩护词的启事。陈看后气愤不已,说道:“这件事,虽然经过徐特立先生调解,但我受到了极大地人身攻击,至今仍不能忘怀。不过仍要感谢诸位先生为我鸣不平。”胡宗南说道:“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吧。今天鄙人和戴主任特来请教陈老对国事的看法。”陈独秀默默思考了一会儿,说道:“国共建立抗日统一战线,符合全国人民的愿望。弱国强敌,速战困难,但只要举国上下,团结一致,则任何难关都可以渡过的……本人孤陋寡闻,惟不愿公开发表言论,致引起喋喋不休之争。务请两君对今日晤谈,切勿见之报刊,此乃唯一的要求。”这反映出陈独秀在奔波反复之后,内心确实也想静一静的心理,至少他不想再卷入国共的纷争之中去。
  除了国民党,周恩来也曾亲自拜访过陈独秀。陈独秀对周恩来的精明干练的印象比较深刻,而且在“八七”会议后周还一度照顾过陈的生活,因此他对周恩来的印象不错。周恩来此行的目的主要是想请陈回延安为党继续工作,希望他能够抛弃个人的成见,以国家民族为重,写个书面检查回党工作。但陈独秀拒绝了这个意见。他说:“回党工作是我的愿望,但写书面检查是不行的。李大钊死了,延年死了……除了你,毛泽东,党中央没有我可靠的人,我也落后了,年纪也大了,中央开会,我怎么办呢?我这个人又不愿被人牵着鼻子走,何必弄得大家无果而散呢?”周恩来看陈独秀还是那么固执,也就没有勉强,只是期望陈再多多考虑,有什么困难的话,可以随时去重庆找他,随后就告辞了。陈独秀听后不由得心里一阵酸楚。
  陈独秀虽不想再和国共双方有什么关系,但他并没有退出政治,他仍旧关心着政治,并不时提出自己的看法。这些主要表现在他的学生何资深编辑的《陈独秀的最后论文和书信》一书的“最后见解”中。这些见解主要包括民主与专政、战争与革命以及当时中国和世界的形势和前途问题等方面。它的具体内容是:
  第一,认为民主“并非仅仅是某一特殊时代历史现象”,而是“

>>>>>本文来自[论文资源库]lunwen.5151doc.com收集与整理,感谢原作者。
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需转载或摘录请注明出处:论文资源库 http://lunwen.5151doc.com

论文录入:5151doc    责任编辑:5151doc 
【字体: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在线投稿 | 版权申明 | 网站登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