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论文资源库 >> 论文资源 >> 英语论文 >> 语言文化 >> 正文

浪漫中的凄守,残酷中的怒放——看奥尼尔剧作中的女性形象==5151doc

浪漫中的凄守,残酷中的怒放——看奥尼尔剧作中的女性形象
作者:未知 文章来源:网络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0-2-21

论文关键词:剧本 美国 古希腊 关系 
  论文摘要:Eugene O’neill(尤金•奥尼尔1888-1952)他是美国戏剧的拓荒人,他一生共4次获普利策奖(1920,1922,1928,1957),并于1936年获诺贝尔文学奖。他的戏剧创作不但在美国影响深远,被认为是美国的戏剧之父。 
  
  认识Eugene O’neill(尤金•奥尼尔1888-1952),是从他的剧本里慢慢解读到他的身影与精髓的。他一生创作大量剧本,有的象油画、浓郁深沉充满神秘;有的象水墨画,若隐若现深藏意味;有的象白描,线条清晰写实逼真。读他的剧作,让人忽而凄迷、忽而伤感、忽而悲怆、忽而激奋。奥尼尔不同阶段的创作更带给我们不同的风格体验,有象征主义的《天边外》,极浪漫的《月照不幸人》,表现主义的《毛猿》,社会问题剧《安娜•克里斯蒂》等等。曾有一位美国著名文艺评论家这样评价他:“奥尼尔之前,美国只有剧场,奥尼尔之后,美国才有戏剧。” 
  纵观奥尼尔的戏剧创作,他一生创作的大多是悲剧。这和他性格郁悒,个人生活不如意,长期颠沛流离的生存状态是分不开的,因而他的人生观比较阴郁,作品中忧郁、压抑、悲观的成分较多。他的写作题材相当广泛,他关心社会问题,也为现代社会的冷酷、残暴和现代人没有归宿的境地所困扰。他不仅能够通过丰富曲折的剧情蕴藏深刻的主题,而且塑造出大量丰富、典型、鲜明、独特的人物形象。尤其是奥尼尔剧作中的女性形象,大多象一首悲情诗,在严肃中不失浪漫,在残酷中雕饰着美丽,她们同样具有人性的贪婪自私和无止境的欲望,可是在她们内心深处守望着一份纯净与真挚。她们热烈、自信、勇敢、执着、坚定,但仍然逃不过现实的残酷,她们或等待或抗争地与命运对峙着,平静地守望着内心深处那一丝飘忽不定的希望与期许。 
  重生的艾比 
  艾比是凯伯特的第三任妻子,比凯伯特整整小四十岁,伊本是凯伯特前妻的儿子,二十五岁。在伊本和艾比身上,我们看到了两个相互冲突的世界:一个是物质世界,一个是感情世界。伊本和艾比都对凯伯特的田庄垂涎三尺,都做出种种努力想把这笔财产掠为己有。正因为如此,他们互相视对方为仇敌,可是都想通过利用对方来达到自己霸占财产的真正目的,假戏真做却让他们之间产生了真正的强烈的爱情。这种炽热的、不顾一切的感情,终于冲破了对财产的占有欲。当艾比为了财富而嫁给一个七十多岁的老凯伯特,为了获得继承权而不择手段地勾引伊本时,出现在我们面前的是一个贪婪、狡诈、邪恶、虚伪的女性。但当她的心被真诚的爱情所燃烧,当她不惜牺牲一切来获得爱情时,她却变得真诚、热烈、大胆甚至善良了,为了证实她内心对伊本的真实爱情,她放弃了继承那份完整遗产的权利,并且亲手掐死了他和伊本的私生子来证明她对继承权的放弃。爱情似乎胜利了,但伊本和她都遭受了罪恶的惩罚。这是一个古希腊式的悲剧,家庭乱伦、母亲拭子,在残酷的现实后面展现了一个严肃的主题,在这金钱世界里,真正的人类感情是不为所容的,伊本和艾比最终还是走向了毁灭。 
  在剧本的结尾处的一段戏,尤其显现了奥尼尔对伊本和艾比真挚爱情的描写,也体现了艾比心灵的重生。剧本结尾处伊本和艾比即将被警察带走时,艾比握着伊本的手,两人并排走出门去。警察跟在后面。他俩走出屋子,来到大门口,仍旧手挽着手。伊本指着旭日东升的天空:“太阳升起来了,真美,是吗?”艾比甜美地笑着说:“真美!”两人伫立片刻,入迷地虔诚地望着天空。残酷的美丽开始在朝阳中一点点绽放,艾比的心重生了。 
  安娜的守望 
  安娜是奥尼尔另一名作的女主人公,剧作以主人公名字命名,《安娜•克里斯蒂》。故事说的是安娜小时,被当水手的父亲托与人家抚养,被强奸后又沦为妓女。在一个码头的小酒店里,终于和多年失散的父亲相认。她放弃旧生活,同父亲住在一艘运煤的驳船上。他们救出落海的青年水手布克。布克与安娜相爱了。老水手一生离不开海而又恨海;海是神秘、凶恶、残酷的,海使他漂泊了一生,永无定居。他和布克多么渴望着土地、家庭、朋友,过一种陆地上的常人的生活,而不再是一个个的码头、酒店,与他们鬼魂的妓女,可怕的酗酒和酒醒后的腐烂世界。强悍、可喜的布克一直盼望找到一个白璧无瑕的姑娘,同她在陆地上建立自己的家。有了安娜,一切都像是可以实现了。然而安娜告诉他,她当过妓女。快乐的憧憬破灭了。但是,布克是个善良的人,他也离不开安娜,他们终于又言归于好。但这老少两个水手都是穷困潦倒,都没有一点积蓄。为了给安娜一个陆地上的家庭,为了又一次幸福的憧憬,他们不约而同地签了当水手的合同,到遥远的非洲去。老父亲与心爱的情人又要与她分离了。海成为他们的敌人,他们恨这充满了风险的海,但他们又登上船去了,不知何时才能重见。安娜留了下来,她将长久翘首等待。 


  这出戏里奥尼尔对安娜的塑造与刻画是多么悲怆有力。她的幸福要在茫然的等待中开始,这种凄凉的守望,是让她快乐还是使她痛苦,她已经没有权利选择,看着茫茫的大海,远航的船只和挚爱的亲人渐渐的远去,希望就像看不清的浓雾一样团在她的生活里。一个美丽的身影,一个经历了风雨沧桑考验的女子,就这样守望着属于她的幸福…… 
  现实中挣扎的她们 
  在《奇妙的插曲》(1928)中,女主人公尼娜由于父亲的阻挠,不能和心爱的人结婚。和她结婚的人,她又不爱。她和情人生下了一个孩子,却不让他知道谁是他的父亲。以后她也百般阻挠儿子和他心爱的女子结婚。她的父亲和丈夫先后逝世,儿子也离她而去,她对生活已感到十分厌倦,只求安静地等待死亡。为了内心对爱情的那一种期许,错乱了自己,放纵了自己,在现实的痛苦中挣扎和折磨着自己。 
  奥尼尔一生致力于对戏剧的创作和探索,他深深地感到美国社会的各种问题,但又寻不到任何解决问题的方法。他失望、烦闷、痛苦,他只能摆出病态的社会现状,却开不出整治的药方。有人说他是悲观的,有人说他是神秘的,我认为他是一个正视人生的勇士,一个正直、有理想的大艺术家。

本篇论文来自lunwen.5151doc.com[论文资源库]收集与整理,感谢原作者!
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需转载或摘录请注明出处:论文资源库 http://lunwen.5151doc.com

论文录入:5151doc    责任编辑:5151doc 
  • 上一篇论文:

  • 下一篇论文: 没有了
  • 【字体: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在线投稿 | 版权申明 | 网站登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