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论文资源库 >> 论文资源 >> 文学论文 >> 新闻传播学 >> 正文

直播报道,电视竞争力的集中表现——以汶川地震现场直播报道为例##lunwen.5151doc

直播报道,电视竞争力的集中表现——以汶川地震现场直播报道为例
作者:未知 文章来源:网络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0-3-1

  【论文关键词】:现场直播报道  电视媒体  汶川地震  
   【论文摘要】:现场直播报道逐渐成为彰显电视媒体特色和优势的信息表达方式,在2008年汶川大地震期间,以权威核心媒体为代表的各大电视台纷纷推出现场同步直播报道,在传送地震现场信息、动员社会援助、普及救助知识等方面均有卓越表现,本文以此为例,分析电视媒体竞争力的突破所在。
   现场直播,在电视80年的历史中,已经从体育比赛扩展到各个领域,演变为告知重大事件的一种常规手法。但即使如此,在这次灾难性事件的报道中,现场直播报道依然给电视、给特定电视媒体带来了强劲的竞争力和深远的影响力。
  回顾电视发展史,往往是一场对一个重大新闻事件的直播报道,成就了一个媒体的名声与长远的影响力。海湾战争与CNN,抗击SARS与CCTV新闻频道,一个重大事件发生时所做的成功的直播报道,往往就是奠定其影响力的基础。  
  本文以2008年汶川地震现场直播报道为例,分析电视媒体的现场直播报道在新闻的时效性、影响力、舆论动员等方面的卓越表现。
  2008年5月12日14点28分,四川汶川发生里氏8.0级大地震,这次建国以来最大强度的自然灾害使整个中华民族面对空前的救援考验,以中央电视台为代表的国内电视媒体采取紧急行动,自觉的及时打破常规版面,推出持续性的全天候大直播,直播不仅迅速、全面、丰富、深入的报道了抗震救灾全程,推进了捐助支援、恢复重建的进程,其自身的创造性举措和突破性变化也为中国电视史的发展记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有舆论将这次直播视为中国政治文明建设的标志性举措,称其以非同寻常的方式增强了播报手段和组织机构的竞争力和影响力,人们对报道理念、传媒特性和运作规律产生了新的认识,所有的传媒人通过这场考验经历了前所未有的洗礼。
  一、迅速启动、及时反应,做足“新”闻
  2008年5月12日14点28分,汶川地震爆发。7分钟左右,即14点35分左右,北京始有震感。有震感后11分钟,14点46分,新华社发出第一条快讯:“12日14点35分左右,北京地区明显感觉到有地震发生”。这条消息在通过通讯社新闻发布系统传递给媒体用户和非媒体用户的同时,也通过新华网和新华短信,发给了成千上万个受众。14点53分,新华社再次发出快讯:“四川汶川发生7.6级地震。”而电视媒体中,CCTV在15点整点新闻中第一次播报地震发生的消息后,15点20分即开出了直播窗口,开始了没有结束时间预期的现场直播报道。[1]
  时效性是新闻传播的重要特性,在汶川大地震中以最快的速度报道新闻是检验传媒综合素质和应变能力的历史契机。以中央新华社为代表的权威媒体发布了包括震中、震级等要素的相关消息,提供汶川孤岛的信息和照片,掌握第一时间的发布权。CCTV在启动现场直播后进行的高强度、高流量现场直播报道,使官方媒体握有了现实领导权,这种对媒体综合素质和应对能力的直接检验使电视媒体展现出了前所未有的优势。电视可以打破常规版面的应急性能、新闻现场声画同步的直观感触、表达手段的多元化发展(连线前方记者、滚动字幕、邀请专家进演播室)都体现了电视媒体在直播突发性事件上的成熟化倾向。
  二、以情动人、用事实说话
  在传达灾区现状、提供救援信息方面直播平台成为关注度最高的互动平台,在此次直播中权威媒体打破了以往邀请熟悉宏观减灾情况的专家参与直播的惯例,更多的采用了邀请参加过地震和其他救灾实践的专家,在演播室提供更为具体有效的救灾方法和防疫措施,除了提供给观众与灾情有关的背景和进展之外,还提供给救灾人员和灾区的干部群众相关的实用知识,影响更直接,效果更明显。
  “灾情就是命令”,“时间就是生命”,这种动员令如果没有事实的支撑就会显得苍白无力,主持人、现场记者的潸然泪下、部队官兵和医生为赶赴灾区救援而长途跋涉、社会各界踊跃捐钱捐物、亲民爱民的党政领导亲临一线指挥……这些鲜活的画面通过直播传入千家万户,胜过一切语言。
  如四川卫视的《紧紧握住的手》,用比较大的篇幅报道一个获救的小女孩,获救后就是不松手,经过心理医生的疏导她才展示了手心里面的2颗解放军的帽徽,在被埋在废墟之后,营救她的解放军是她最信赖的人。整个报道围绕握住的拳头展开,特写非常细腻感人,立意也很高。[2]
  5月12日到14日的收视率统计也充分反映了受众对直播报道的兴趣和依赖。据AGB尼尔森统计,东方卫视做了全天直播后,5月14日18点30分东方新闻的收视率上升到2.8,而平时这一个时段1都不到。再以5月18日AGB尼尔森对上海电视市场各频道收视率及占有率(18:00-22:59时段)的统计为例,当天晚上,东方卫视18:00-19:30做的是抗灾直播报道,19:30-23:58转播的是央视的赈灾晚会。由于全天直播的效应,当天晚上的东方卫视即便转播央视的赈灾晚会,仍然留住了大量观众,收视率保持在3.0左右,在没有抗震救灾大直播报道前,东方卫视晚间的收视率一般在1上下。[3] 
  这次现场直播的显著之处就是在于将信息的搜寻、选择、组合等等直接展现在传播行为中,与报道同步进行,观众可以与主持人一起急切的搜寻信息,一切与现场完全同步的模式更加具有冲击力、感染力,体现了直播的价值和影响力。一般的报道模式提供的只是信息碎片,而在突发事件的特殊背景之下,人们不满足于传媒把信息碎片整合好后再提供,哪怕是细碎的信息碎片,只要它以信息流的方式呈现戳来,受众愿意与寻找信息的进程同步,在接收信息中自行组合,个体判断,高流量的现场直播报道更容易成为受众的第一信息源。
  电视媒体与平面媒体体现解释能力的方式确有不同,平面媒体需要更多地采用分析报道、深度报道、观点报道、评论等等方式,而电视现场直播报道融多种因素、手段于一体,以特有的方式体现解释能力。处置唐家山堰塞湖的直播报道,是这次直播报道中延续时间最长、涉及现场最多、技术含量最高、关注度也最高的。从最开始关注到底发生了什么,堰塞湖是什么,到后来发现是一号危险的次生灾害,人们关注能否人力干预处置、如何处置;从期望专家和工程人员可以乘直升机上堰塞体,到紧急时刻1800人背炸药连夜爬山;从最初的开挖与爆破两个方案,到后来泄洪道挖成后,4个将军又上去增加处置措施。惊心动魄的20多天里,这一连串事件交替变化,中央电视台的现场直播报道,把报道有什么与解释是什么紧密结合在一起,用图表、解说、现场、专家介绍等方式,不断地说明、解释。既报道了正在解决的进程,也有效地回答了人们心中的疑问。处置唐家山堰塞湖的直播报道过程,其实就是一个应急动员过程。有这样的报道,不仅使应急撤离的人们有了更多的理解,全国、全世界都同步看到一个奇迹的发生。[4]

  三、前所未有的舆论总动员
  “本法所称突发事件,是指突然发生,造成或者可能造成严重社会危害,需要采取应急处置措施予以应对的自然灾害、事故灾难、公共卫生事件和社会安全事件”。[5]
  “社会动员”(“Social 

感谢您的阅读,本文来自[论文资源库]lunwen.5151doc.com收集与整理,感谢原作者。
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需转载或摘录请注明出处:论文资源库 http://lunwen.5151doc.com

论文录入:5151doc    责任编辑:5151doc 
【字体: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在线投稿 | 版权申明 | 网站登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