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论文资源库 >> 论文资源 >> 艺术论文 >> 音乐论文 >> 正文

论歌剧《白毛女》的厉史价值>>lunwen.5151doc

论歌剧《白毛女》的厉史价值
作者:未知 文章来源:论文资源库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0-7-4

  歌剧《白毛女》不仅在中国歌剧历史上成为一个重要的里程碑,而且在中国文艺史上也写下了光辉的一页。从它为我们所提供的丰富的艺术实践中,我们越来越深刻地认识到它在中国文学艺术发展历程中的历史价值,这对讨于我们今天的文艺理论建设与文艺创作实践,有着巨大的意义,因此很值得我们进行深入的研究与认真的探讨。

  诞生于五十年前的歌剧《白毛女》,不仅在当时的历史年代中为广大人民群众所熟悉和热爱,而且在以后直至今天,仍然为国内外众多的人所欢迎和喜爱。把它置于今日的文艺百花园中,与其他优秀的作品相比,它仍然毫不逊色。这说明,它作为一部成功的文艺作品,不仅具有深刻的社会认识价值,而且具有很高的审美价值。或者说,在它诞生五十年后的今天,它仍然具有其他文艺作品所不可取代的历史价值。

  歌剧《白毛女》的不朽的历史价值,首先在于它代表了一个时代。一方面,它代表了一个特定的社会历史时代;另一方面,它代表了一个具有社会历史内涵的特定的艺术时代。

  歌剧《白毛女》代表了一个什么样的特定的社会历史时代呢?这就是,觉醒了的中国人民,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自觉地进行着推翻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官僚资本主义这三座大山的新民主主义革命的时代。在这个时代,民族矛盾、阶级矛盾尖锐、激烈,而人民群众争取民族解放、反抗阶级压迫与阶级剥削的斗争也日益高涨。对于生活在社会最底层的穷苦劳动人民来说,他们在这一变革的时代中的最强烈的感受就是:“旧社会把人逼成鬼,新社会把鬼变成人”,这种新旧社会的强烈对比,鼓舞着广大人民群众紧跟共产党,把反抗压迫、反抗剥削,追求光明、追求解放的牛争推向高潮,并取得最终的胜利。这就是这一社会历史时代的特点,也就是这一社会历史时代的最本质的方面。歌剧《白毛女》所反映的就正是这样一个时代。

  作为文学艺术作品,要不要表现时代精神,要不要反映一个社会历史时代的生活中的某些本质方面的内容,这个问题似乎是不该存在争议的,但事实上这个问题现在存在着争议,是不是所有的文艺作品都要表现时代精神?都要反映出生活的本质?这个问题不能绝对化,过去那种绝对化的提法与教条主义的理解,往往把事情引向极端,这在我们既往的文艺实践中是有着深刻教训的。

  但是,我们现在所面临的文艺现象中,却出现了另一种极端,一些文艺工作者对于文艺表现时代精神、反映社会生活本质的问题持一种不耻与厌恶的态度,他们在文艺作品中极力消解或完全回避政治,即使在一些反映革命历史题材的作品中也是如此。不用说“阶级斗争”观念,即使是“革命”观念、“敌我”观念也被看成是“极左”的东西和“过时”的东西,这样,当然也就根本不存在文艺工作者的世界观问题与立场问题了。因此,我们所看到的作品,就是“非英雄”或“反英雄”的,是“消解崇高”或“反崇高”的,是“非道德”或“非理性”的,是“无价值判断”或“无是非观念”的,是表现“生命价值”或“原生命状态”的,是“潜意识”与“力比多”,是“烦恼人生”和“一地鸡毛”,是“恐惧意识”与“悲悯意识”、是“百无聊赖”或“玩的就是心跳”。……什么“主旋律”,什么历史使命感与社会责任感,什么“人类灵魂的工程师”,通通都“不值一提”或被弃置不顾了,似乎文艺只能是轻松的、闲适的、消遣的或所谓“纯粹审美”的内容。固然,人民群众需要文艺的“百花齐放”,需要文艺的“多样化”。但是,人民群众也更需要反映时代的昂奋精神,反映国家与民族的理想与信心,反映人民的正气与骨气,激励人民团结、鼓舞人民前进的文艺。如果文艺不是与社会、与时代、与人民休戚相关,如果文艺不去关注人民群众,不去反映人民的愿望与要求,也就是说,如果文艺疏离了人民,那么人民也就疏离了文艺。近些年来,一些所谓先锋文学、先锋艺术,实验文学、实验艺术,一些这个“新”(什么新写实、新体验、新状态……等等),那个“后”(什么“后新时期”、“后文化”、“后现代”“后解构”……等等),之所以“前仆后继”、左冲右闯,终于扎不下营盘,站不稳脚跟,乃至使文学艺术陷入困境,究其根本的原因,就是因为它们疏远了时代、脱离了人民的结果。

  歌剧《白毛女》之所以取得成功,之所以具有历久不哀的艺术生命力,就是因为它表现了那个特定的社会历史时代精神,反映了那个特定的社会历史时代的生活本质。这就是:“它藉一个佃农女儿的悲惨身世,一方面集中地表现了封建黑暗的旧中国和它统治下的农民的痛苦生活,另一方面又表现了在共产党的领导下新民主主义的新中国(解放区)的光明,在这里的农民得到翻身。即所谓旧社会把人逼成‘鬼’,新社会把‘鬼’变成人。”(贺敬之)【《白毛女》,人民文学出版社1952年4月北京第1版,1959年4月北京第6次印刷,第218页】歌剧《白毛女》的创作者是关注时代、关注人民的。马可、瞿维于1946年8月在《〈白毛女〉音乐的创作经验》一文中写道:“今天新歌剧的作者必须深入群众,体验他们的生活,了解他们的思想和感情,熟悉他们的音乐语言,在忠实于现实生活的基础上,吸收民间形式的一切优点,同时,也需要参考(不是硬搬)前人的和外国的经验,来创造真正代表人民大众的中国新歌剧。” 【同上书,第231页】由于歌剧《白毛女》的素材就是来自民间新传奇“白毛仙姑”的故事,创作者又运用正确的世界观,站在了人民群众的立场上来进行创作,所以它既是时代的艺术,也是人民的艺术,因此它能够成为一个时代的代表。

  有人说,“白毛女”的时代已经成为历史,歌剧《白毛女》也已经成为“过时”的东西。这种说法从相对的意义上看也许不无道理,因为任何一个时代以及任何一个时代的艺术都有它的历史性,但若是历史主义地看问题,任何古今中外的历史以及具有历史价值的艺术,又无不具有一定的现实意义。就以《白毛女》所表现的封建的、阶级的剥削、压迫与反剥削、反压迫的斗争来说,虽然当时的黄世仁、黄母、穆仁智们今天已不存在了,但是国际与国内的阶级矛盾与阶级斗争却还远没有消灭,我们今天不提“文艺为政治服务”,以及反对“以阶级斗争为纲”的口号,是为了适应新的历史时期、新的形势的需要,这绝不等于说我们的社会生活没有政治或文艺可以完全脱离开政治,也绝不等于说阶级牛争已不复存在。某一历史阶段所不突出或不强调的东西,并不意味着就是要否定它或忘却它。歌剧《白毛女》通过表现农民群众对旧社会的痛恨与对新社会的热爱,讴歌了为人民群众争自由、求解放的无产阶级政党——共产党及其领导下的军队——八路军,这不仅反映了历史的真实,同时也揭示了“得民心者得天下,失民心者失天下”这样一个历史的真理,这样的历史认识价值是永远也不会过时的。

  第二,歌剧《白毛女》的历史价值,还表现在它代表了一个民族的艺术发展方向。歌剧《白毛女》是我国民族新歌剧创始初期的一个成功的范例,它在诗、音乐、戏剧三个要素的结合上达到了有机的统一,它在艺术上不仅是全新的,而且是富有民族色彩的。首先,它的内容、它的主题思想,都是来自生活,来自人民群众的。而在艺术形式方面,在它的创作过程中,曾经“单纯努力于形式的追求”,但是,“结果走向了形式主义的泥坑”“《白毛女》”的经验告诉我们,形式问题虽是重要,但第一义的东西仍是生活,占有了生活,然后才可

——本文来自[论文资源库]lunwen.5151doc.com收集与整理,感谢原作者。
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需转载或摘录请注明出处:论文资源库 http://lunwen.5151doc.com

论文录入:5151doc    责任编辑:5151doc 
【字体: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在线投稿 | 版权申明 | 网站登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