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论文资源库 >> 论文资源 >> 艺术论文 >> 戏剧艺术 >> 正文

谈叶堂纳书楹临川四梦全谱的重大缺失>>lunwen.5151doc

谈叶堂纳书楹临川四梦全谱的重大缺失
作者:刘有恒 文章来源:论文资源库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0-7-18

中国历史上,在清朝初年起出现了惟一两本昆曲史上的声腔格律谱:南词定律及九宫大成南北词宫谱,都是集大成的著作.南词定律集了昆曲最后盛期的苏州派曲师及曲家的大成;其订正之腔九宫大成又校正成为最后订正集成之作.平常本曲谱讨论中,常不曰南词定律而只言九宫大成,是因南词定律的订正的声腔格对于当时苏州派戏场上一些错腔仍未订正完整.因南词定律的目的本不在于定声腔之格而是校正句法及板式,谱只是附入,连赠板与眼都未附,到了九宫大成则把含南词定律所订之声腔的腔予以校正定下来,往往列入了很多又一体(其实南词定律也有一些又一体),后人往往依偏见去诋毁九宫大成,但昆曲的曲牌发展经几百年,本就有很多不合本格的体格出现,如果翻阅九宫正始一书就可以见到也是列出一大堆的又一体.如果九宫大成只订一体而己,不就像清廷清理中国古籍,把不合皇家口味者删去,以自我意识去订昆曲,采用合自己口味之体格.九宫大成的编者能跳出其依附的满清统治者的偏见,能列出很多又一体,正保留了也让后人可以见到昆曲多彩多姿的发展过程中曲牌本身出现很多异体错体之迹.同时,从谱曲声腔的格律角度来看,很多又一体不只句法板式或各有不同,连其声格也有异体出现.今之一些推崇纳书楹四梦者,当也是承继了九宫大成保留又一体存在的余绪的初衷,认为虽与九宫大成及南词定律这两本史上惟一昆曲声腔格律谱不同但也算是又一体吧.但好心归好心,真相还是真相.叶堂的纳书楹四梦,如果真相是配腔因阴阳八声有错故配错,及其乱改基腔,造成唱一只曲牌等于唱了某人不明的集曲,其改变了基腔造成实质转成一只百衲衣式的集曲,不是在唱原有的曲牌,那就兹事体大,百代之下,都必须辩明驳正的.试析论之:

纳书楹曲谱,其不合昆曲之正声可以归纳成有两大缺失,皆从昆曲格律角度来说,不可为训者.第一错失,是阴阳八声错误很多,比一些戏班留下来的钞本甚至错误更多.对于其阴阳八声的错失,还是要知道配腔的方法才会了解,也就是说,阴阳八声是用在唱腔上的,对昆曲的唱腔的配腔的原理如果不了解,即使是众知对的曲学大师等,因只识文字格律而不识声腔造谱的声格,就对于纳书楹满纸的阴阳八声配腔错了而发现不出;而只能以耳代目,以前朝叶堂友人的意见为意见,虚美不己了.而阴阳八声如果配腔者认错了,昆曲是依阴阳八声行腔,所以配出的腔一定就错了.这不必要南词定律,不必要九宫大成去规定,从昆曲初始期开始的曲家都知道度曲依于声韵,这是昆曲度曲的常识,也是谱曲的常识.这种错误不能算是又一体的昆曲旋律,而是配错了谱,据以唱出来也是唱错了音,这也不是用又一体可以缓颊的.这也不是可以说,错了,因他是坐拥名声的叶堂的谱,于是他的谱错了,那么,就算它是九宫大成,南词定律以外的另一种昆曲唱法谱法吧.真正的症结是叶堂读字读错了,于是根据字配出了错的腔.而叶堂的阴阳八声有错,以往的谱家就不会受叶堂之虚名而坐视让昆曲格律犯了错的谱的错误继续埋没而坐视不见,如遏云阁,如集成曲谱,都有改正部份叶堂的这些错误,只是不够全面性而己.  

第二错失,是最严重的,是叶堂在纳书楹曲谱里自承的喜欢改腔,他的改腔方式可以发现到是去改变曲牌内各配腔的声格的基准,就是改动魏良辅造腔时对于每个曲牌的行进所订下的基线,即基腔,基腔是什么,就是一只曲牌所以会是这只曲牌,在声腔上的腔.一般的曲子,我们听到旋律前几句往往知道了是在唱什么歌曲.好像茉莉花,人人听到Mi Mi Sol La Do Do La Sol Sol La Sol这第一句的旋律就知道应是唱的是茉莉花一曲了.但如果我们把其中任何一个音或二个以上的音提高了降低了几度音程,任何人一听都会至少觉得怎么有些怪怪,似乎这是唱茉莉花,但有几个音是不是不准或是唱错了.因此在一首歌曲里唱错了音,就是造成任何一个知此旋律者起疑或质疑,如果唱差了更多,人们更会直言根来乱改.对于一首一般的歌曲,我们都会重视其唱腔不该乱改音.昆曲是依声定腔的,声之所至,音即到之.该是阴阳八声之中的那一声,则腔是基准必在何音之上.(不说音必在何音,而说基准必在何音,这两者是不同,若为前者,则昆曲的音律必至严了.但实质上,仍是有很多变化在乎造谱者之心得,但千心得,万心得,但千万不能在基腔上用上心得,因为曲牌里的基腔,是确定了这只曲牌是该曲牌的要素,改动基腔的效果,等于前述把茉莉花的唱腔任意改变,人人听来不是唱错了,就是怪声怪调.至于非属基腔的仄声的上声去声,及变化随阴去阳去及上声字有别,有高下前进的可以以自己的心得,在符合声腔连缀及进行法下自由随心得进行,这些心得都不是本曲谱要纠正的范围,而是针对对曲牌杀伤力最强的乱改基腔进行纠正,以回归昆曲声格格律谱:九宫大成及南词定律之正.而究竟昆曲曲牌里,那些音是基腔,不可乱依自己的自由心证去乱改,是所有平声及入声字的腔,都必须在声腔格律谱所订的音位上.而其他字的腔,则以这些基腔为准,而随阴去阳去及上声字有别,有高下前进的可以以自己的心得.

如果任意改动基腔则等于是改动了曲牌,原为某曲牌的第几句,因为改动基腔,改动后这句的基腔谱,等于另一曲牌的某一句的基腔谱时,等于是现在不是在唱原曲牌,而是在唱另一只曲牌了.我们可以举一例,如果叶堂把其改动基腔的方法,用到最有名的牡丹亭游园里,那么会怎样呢:

如【步步娇】第一句袅晴丝吹来闲庭院(袅是衬字)七字句,如果都是阴平声字,该句基腔(不论南词定律或九宫大成)在:
     6  6  6  2  1  1  16表自Do下降到低音的La收腔)
而下一曲牌【醉扶归】第一句七字句妳道翠生生出落的裙衫儿茜,把衬字不看,则是『翠生出落裙衫茜』,如果都是阴平声字,该句基腔(不论南词定律或九宫大成)在:
   2  2  1  1  2  1  16  


如果叶堂把【步步娇】第一句七字句,按其心得随意乱改,改成:
    2  2  1  1 2  1  16(把第一、二字基腔降低完全五度,第三字基腔降低大六度,把第四字基腔降低大二度,第六、七二字,两曲牌头一句皆同).那么,唱【步步娇】的第一句袅晴丝吹来闲庭院等于是在转变了曲牌,会唱成如【醉扶归】的第一句妳道翠生生出落的裙衫儿茜的唱腔了.(虽部份阴阳八声不同唱腔有所调整).由此可知改动基腔兹事体大,等于改了曲牌,所以纳书楹里乱改曲牌的基腔,造成了实质己不是在唱本只曲牌,而是唱成了另一只曲牌的某一基腔等于叶堂改动后相同的基腔谱的该句去了.因此,基腔的改动,有其可以改动之处,如某些相结两基腔之处或某些一只曲牌的起首尚未完整宣叙其曲牌特性时,及某些非板上的部位.但都不是通则,而是不同曲牌可以改变基腔的位置不同,且即使可以改变,但改变的音程向上向下多少音程都是有严格限制,这是为了不让一只曲牌因基腔的改变而变成了是另一只曲牌,如若不然,基腔如可任意变,即表示不论是那一只曲牌的每个字的配腔,都可以随心改造,那么就不是在唱该只属曲牌联缀体的一只曲牌了,而是在唱每一只自创曲了,因而甚至很多曲牌是没有一个基腔可以更动的,而各种可容许的更动九宫大成予以包容了那么多的又一体,但叶堂竟连这么多的又一体里可容许的基腔改动之处及音程还都仍不合,还自改成连又一体都找不到的基腔而出格,真不能是可饶恕的.从前文字格律研究者吴梅曾说九宫大成另一体太多,如果看到叶堂竟然可以谱出连那么多既有昆腔又一体还找不到的怪腔,不知又要如何责备了.如果九宫大成当年只订一体为合格,则叶堂之出格尚有话说,但九宫大成罗列了所有昆曲前辈创造出的尚合该曲牌矩度的又一体的腔,而叶堂还出格,且出格所在是与九宫大成所有罗列的可接受的曲牌腔都不合的----曲牌内乱转变基腔造成好似该曲牌变成集曲,其曲牌转来转去,使得原曲牌声情风格荡然毁弃,岂不更是对昆曲正腔的一种摧残与破坏的行为了.(刘有恒)

——本文来自[论文资源库]lunwen.5151doc.com收集与整理,感谢原作者。
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需转载或摘录请注明出处:论文资源库 http://lunwen.5151doc.com

论文录入:5151doc    责任编辑:5151doc 
【字体: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在线投稿 | 版权申明 | 网站登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