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论文资源库 >> 论文资源 >> 文学论文 >> 人物研究 >> 正文

浅谈简·奥斯丁小说的朴实风格##lunwen.5151doc

浅谈简·奥斯丁小说的朴实风格
作者:瑞凝 文章来源:论文资源库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0-8-9

  摘要:英国着名女作家简·奥斯丁,以其独特的写作风格,启发着一代又一代的文人学者。综观其小说创作的风格,因其有着与当时恐怖小说和感伤小说全然不同的艺术特色,而备受后人的赞赏和批评。但她小说中所呈现的大量的真实性,一方面促成了她小说艺术的极高成就,另一方面却招来了不少学者的怀疑与发问。本文就通过纯艺术这个角度,简单地分析她小说遭受后人怀疑和发问的原因。

  关键词:简·奥斯丁;朴实;理性气质;纯艺术

  英国女作家简·奥斯丁对于我们,简直像个迷,她总是让你意想不到。她不过是个涉世未深的女人,一辈子在家做女儿,从来没有过“自己的一间屋子”,写的无非是一些女流关心的家庭、婚嫁的琐事。就算是吧,可是嫁娶的事在她笔下就不一样,就有味儿。“有钱的单身汉总要娶位太太,这是一条举世公认的真理”——《傲慢与偏见》中的这句名言,被引用了千百次,它的妙处是说不完的,可是到底谁相信这条“真理”呢?是作者?是哪个人物?还是生活中的你和我?在《傲慢与偏见》的故事叙述中,我们可以随处感觉到作者对贝内特太太的嘲讽。这是一个耽于幻觉的蠢女人,可最后,还是她对了——有钱的单身汉的确想要娶妻。不过这个过程里,包含了多少现实内容:遗嘱的附加条款、继承权、等级地位、地产、军队、教会、新兴商业阶级、法律、道德、教养等等都在其中。归根结底,还是财产。通过奥斯丁的家族网络和“发家”史,就不难看出,奥斯丁是精通世故的女人。就以对财产的态度而言,可以是说对财产的企盼获得,被剥夺或受挫折,都牵动了奥斯丁全家好几代人的心思,也贯穿了奥斯丁的全部作品。从这个角度,我们可以毫不夸大的说,奥斯丁的全部作品都是从这个或那个角度写财产和遗嘱的作用——它或是作弄人,或是成全人。总之影响着一个人的命运,或者说,它就是命运,也是驱动全部故事情节发展的动力。譬如,在《理智与情感》中,表达什伍德先生被他的重侄孙逗得开心,就立嘱把自己的财产留给他,排除了伺候他大半辈子的三个侄孙女儿。这就是《理智与情感》整个故事的出发点。正如《傲慢与偏见》中,贝内特先生的五个女儿不能继承他的庄园而必须通过婚姻找出路,必须为“嫁得好”而奋斗,这才演出了有声有色的“傲慢”与“偏见”的好戏。因此,若要问奥斯丁的作品都写了些什么?我们可以说,都是生活中很重要的东西,家族、财产、继承权;里面有奋斗、联络、有计谋、有幻灭、有等待、有成功,也有失败。

  奥斯丁是琢磨不定的。以《爱玛》而言,谁能说,《爱玛》中的爱玛小姐不聪明、能干、有钱、有地位、受尊敬、被包围着,是上帝的宠儿?可是,她太聪明了,在脑子里把自己的生活和别人的生活都安排的头头是道,到头来是爱玛自己被欺骗、被利用!我们终于发现,这种小说原来就是写爱玛的“聪明误”!同样在《理智与情感》和《劝导》中,体现“理性”的埃莉诺·达什伍德和埃利·奥特曼,最终都是在感情的冲动下定终身,而玛丽安·达什伍德——一个不顾一切的浪漫主义者,最后选择了比自己几乎大一倍的布兰登上校,像《傲慢与偏见》中的没有出息的夏洛特·卢卡斯一样,找了一个“保险箱”。奥斯丁好像在问我们:你们真的了解自己吗?你们敢于正视自己吗?奥斯丁的确是捉摸不定的。你说她保守吧,也没有错。你看她的小说,几乎都是一大团圆来结束。像侦探小说最后总要破案似的,奥斯丁笔下的姑娘们总能嫁出去,使读者放心,有安全感。坏姑娘们(如宾利小姐)的惩罚是嫁不出去,但是事情又不是那么简单。

  奥斯丁在她写的小说中挖掘任务的内心世界。她能把日常生活中细碎经历的内心活动写得十分生动,尤其是对《傲慢与偏见》中女主人公伊丽莎白的描述。与20世纪英国现代派小说家不同点是,她不用象征手法,不用意象和暗喻,而是用散文直截了当的描写人物的心理活动。因而她也被称之为“散文的莎士比亚”。她可以说是第一个能出色的同时表现任务的内心世界和社会经历的英国小说家。她主要依靠对话,而不是事件、行为、情结来显示任务的性格、人品和特点。她让读者自己运用想象力去了解人物及他们所处的环境。她那精致、奥妙的人物对话,让读者出于急切的等待中。等待对话的继续;读者的注意力一半在现实,一半在未来,而这未来是没有终点的,她在小说中写的那些看起来是琐碎的生活小事,常常能在读者心中扩展,并架构起最持久的生活场景。[1]对人物的内心活动的关注和描述,是英国小说发展史上一个里程碑,也是18世纪小说在向19世纪小说过渡时的一大特点。奥斯丁被成为现代派小说的先驱,正是因为,她很早就把叙述形式从外部转向内心,描写人物的回忆、追述、沉思、印象等意识活动,例如,女主人公伊丽莎白反省自己对达西的判断的错误。在《傲慢与偏见》这部小说中,我们几乎看不见男主人公的意识活动。他的意识活动是通过伊丽莎白来表现的,“她渴望知道他那时刻心里在想什么”,读者从一个女人的意识活动看到了一个男人的意识活动,这便是奥斯丁的高明之处。“顺便提一句,你认识那位写过几部小说的女作家奥斯丁女士?她的小说包含了大量的真实——的确,那只不过是普通中产阶级生活的真实,然而就其强烈的逼真性和正确的描画来说都是很可贵的。”——司各特1822年2月10日致乔安娜·贝利信摘录。[2]同时在他的日记中也写道“又读了一遍奥斯丁女士非常出色的小说《傲慢与偏见》,这至少已经是第三遍了。这位年轻的女士擅长描写平凡生活的各种纠葛、感受及人物,她这种才干我以为最为出色,为我前所未见。大喊大叫的笔调,我本人也能为之,并不现存的任何人差。但是那种细腻的笔触,由于描写真实,情趣也真实,把平平常常的凡人小事勾勒得津津有味,我就做不到。这样一位有才气的人去世的这样早多么可惜啊!”——《瓦尔特·司各特日记:1825—1826》。[3]可见,奥斯丁小说的朴实是得到某些人的赞许和认可的。莎士比亚是空前绝后的,不过,就我们所说到的哪一点来说,作家当中其手法最接近这位大师的,无疑要数简·奥斯丁了。她为我们创作出了一大批人物,在某种意义上说,这些人物都是平平常常的人,是我们日常生活中容易碰见的人。可他们却又是那样的互不相同、个性迥异,就好像他们是人类中最稀奇的人似的。就说她笔下的青年牧师形象吧,他们都是中上等阶级的典型,都受过文科教育,都受着同一职业的约束。他们全都年轻,都已经坠入情网,用斯特恩的话说,“他们讲话时谁都没有出气孔。”但他笔下的青年牧师与他们在教会中的兄弟那样形象殊异、互不雷同。而且几乎所有这些任务形象都是以那样细微的笔触写出,以至于我们无法运用分析来把握住他们,没有能力来形容、描述他们,我们简直是,只能以这些形象所造成的总效果中可意识到他们的区别,可见她所擅长的这类艺术的魅力。我们所真心喜爱并由衷地对之表示赞赏的是,对生活和人物的描绘、勾勒中的真实性。无论故事中的世界是多么的奇妙惊人,无论奇遇是多么的惊险,都丝毫也不能像对于生活那样真实地再现,那样能引起我们深深的、持久的兴趣。的确,在我们看来,奥斯丁作为一个无与伦比的艺术家来说,是一个最危险的榜样。[4]他仅仅是由于自己功力深厚,才使她得以免于她所选择的那一形式中的危险,既乏味和平庸的危险。像她那样去写日常生活中的人和事,不去涉及任何更崇高的悲剧感情和生活中更有激情的方面,她的艺术之美在于其具有逼真如画的魅力,而同时又毫无现实中的单调乏味。只要稍微一欠斟酌,那就意味着失败!她让她的人物就像在平常生活中那样,去说话和行动,并且她是唯一成功的做到了这一点并达到了令人愉悦的效果的艺术家,麦考莱称她散文的莎士比亚是不无道理的。我们认为,我们是无法设想莎士比亚能在散文中得以发挥的,这就使得他和奥斯丁遥相呼应、异代相俦。

  在上面我们肯定奥斯丁小说的朴实魅力的同时我们也提出了对于她的小说这种朴实优势之下的缺陷。它的不足,是因为人物的性格既然都描述得如此生动,每个读者固然都不免于要为自己想象出这些人物的生动形象,然而作者既然不予帮助,个人只好自行其素,这样的外表与内心之间有许多微妙的有机联系,就难以体会得到。少男少女,一说起来就是前者眉清目秀,谈吐斯文,后者温文尔雅——读者光听这些是不够的。按照我们从这位女作家所能得到的那点直接材料,不妨设想这个世界是半明半暗的,谁也看不到谁,眼见之见朦胧一片,个人的特点模糊不清。柯林斯先生不可能没有一副天生的外表做铺垫,多少点出其人内心深处的愚笨可笑。然而,我们只是听到这样,说起这位昏庸的牧

感谢您的阅读,本文来自[论文资源库]lunwen.5151doc.com收集与整理,感谢原作者。
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需转载或摘录请注明出处:论文资源库 http://lunwen.5151doc.com

论文录入:5151doc    责任编辑:5151doc 
  • 上一篇论文:

  • 下一篇论文: 没有了
  • 【字体: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在线投稿 | 版权申明 | 网站登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