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论文资源库 >> 论文资源 >> 哲学论文 >> 西方哲学 >> 正文

浅谈罗素的摹状语理论-摘自论文资源库

浅谈罗素的摹状语理论
作者:郑志红 文章来源:论文资源库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0-8-16

  摘要:罗素是系统、深入、详细研究摹状语的第一人。可以说,罗素的摹状语理论是“哲学的典范”。罗素在1905年《论指示》(On Denoting)一文中就提出了关于摹状语的基本思想;在1909-1913的《数学原理》(Principa Mathematia)一书中又对其加以形式化处理,纳入其逻辑演算系统之中;后来,在1919年的《数理哲学导论》(Introduction to Mathematical Philosophy)和1945年的《西方哲学史》(A History of Western Philosophy)等论着中多次重述。在本文中,我们先试图理清罗素摹状语理论产生的来龙去脉,然后简述其理论的主要内容,最后个人尝试评述其主要成就和不足。

  关键词:罗素;专名;摹状语

  一、理论渊源

  西方哲学发生语言转向之时,弗雷格就创造性地初步提出了指称的摹状语理论。其要点是:

  (1)弗雷格把全部语词划分为概念词(concept word)和专名,与概念和个体的区别相对应。在通名问题上,弗雷格继承了密尔的观点,即通名既有涵义又有指称。通名在他的着作中称为概念词,他认为概念词的指称是概念,概念词是对事物的描述通过其涵义与其所指概念相联系的。“普通词的作用,确切来说,在于表达概念。”[1]

  (2)在专名问题上,弗雷格不同意密尔的看法,他认为专名既有涵义(sense)又有指称(reference),和通名一样属于内涵词项。在其经典论文《论涵义和指称》(über Sinn und Bedeutung)中,弗雷格从分析“同一”入手,开篇就提出这样的问题:“同一是一种关系吗?是对象之间的关系呢,还是对象的名称之间的关系?”[2] 接着,他给出了如下理由:“‘a=a’和‘a=b’是具有明显不同的认识意义的句子——‘a=a’是先验有效的,并且在康德看来是可以称为分析的,而‘a=b’形式的句子往往包含了对我们的知识极有价值的扩展,而且这类句子并不总能先验地加以验证。”[3] 在弗雷格看来,不论是把同一看成是对象之间的关系还是对象的名称之间的关系都不能解释“a=b”比“a=a”包含更多的关于客观事物的信息和知识,具有更高的认识价值。在弗雷格看来,名称除了符号本身及其所指称的对象之外,还有另外的东西,这别的东西就是名称的涵义。弗雷格把专名的涵义和所指明确地加以区分,指出专名既有指称又有涵义,从而驳斥了密尔关于专名只有指称而无涵义的观点。

  专名的指称是这个名称所命名的对象本身,而一个专名的涵义就是该专名所指称对象的各种性质,即与该专名相关的各种描述。那么究竟什么是专名的涵义呢?弗雷格没有展开讨论,只是在《论涵义和指称》一文的一个注释中说,对于“亚里士多德”这个专名的涵义的理解既可以是“柏拉图的学生和亚历山大大帝的斯塔吉拉老师”,也可以是“亚历山大大帝的斯塔吉拉老师”等。“只要指称保持同一,涵义上的这些分歧是可以允许的。”[4]可以看出,弗雷格所说的专名的涵义实际上就是该专名所指对象的各种性质,也就是与该专名相关的各种摹状语。专名的指称对象可以相同,但涵义却不一定相同,“和一个指号(名称,词组,表达式)相联系的,不仅有被命名的对象,它也可以称为指号的指称(nominatum),而且还有这个指号的涵义(sense)、内(connotation)、意义(meaning),在其涵义中包含了指号出现的方式和语境……暮星和晨星的指称虽然是同一个星辰,但这两个名称具有不同的涵义。”[5]

  在弗雷格看来,专名是通过其涵义与其指称发生联系的,可以说,他实际上提出了“涵义决定指称”的思想,但是对于一个名称能指称什么样的对象,取决于相应的对象是否具有该名称所描述的某些特征或属性,也就是说摹状语是否符合名称的涵义。但是,弗雷格的涵义决定所指也有一定的局限性。对于专名的涵义,他无法给出确定其所指的一组充分必要条件,毕竟外在的指称对象是丰富多样的,而人们对其属性的描述则是无穷尽的,这就造成了弗雷格理论的不足。

  值得注意的是,弗雷格所理解的专名是相当宽泛的。任何语言表达式,除了我们通常所说的狭义的专名之外,还包括“亚历山大大帝的老师”、“《工具论》的作者”等这类由词组构成的摹状语,有时甚至是整个句子。在这里,他认为任何一个这样的语言表达式都是专名,都可以作为专名来处理。可见,弗雷格对专名的理解相当宽泛,他把专名和摹状语混为一谈。关于这一点,遭到了罗素的强烈反对,所以他做第一项工作就是明确区分了专名和摹状语,从而否定了弗雷格关于涵义和指称的思想。

  二、主要内容

  (一)摹状语及其与专名的区分

  罗素在1905年的《论指称》一文开篇就把摹状语分为两类:非限定摹状语(不定摹状语)和限定摹状语(有定摹状语)。非限定摹状语是具有“一个某某”(a so-and-so)这种形式的词组,如“一个人”、“一条狗”、“一个苹果”和“一所学校”等等;限定摹状语是具有“那个某某”(the so-and-so)这种形式的词组,例如“柏拉图的老师”、“世界上最高的山峰”、“《形而上学》的作者”等。在英语里,限定摹状语是由the+单数语词构成的,如the present king of France(“当今的法国国王”)、the woman in white(“穿白色衣服的那个人”)、the theory of Plato(“柏拉图的理论”)。汉语没有冠词,在不同的语境中加上“这个”“那个”或什么都不加。

  让我们先来看看罗素是如何定义摹状语的。在《数理哲学导论》(1919)中,罗素首先讨论了非限定摹状语,他用φ(x)代表不定摹状语“一个某某”,即“一个有性质φ的一些对象”,用ψ(φx) 代表含有一个不定摹状语的命题“一个有性质φ的对象有性质ψ”,其意义就是“φx和ψx的联合断定不常假”。关于限定摹状语,罗素认为它与不定摹状语的唯一不同之处在于唯一性,“‘那个某某’和‘一个某某’的唯一不同处在唯一性。”[6]

  我们以“那个写《瓦弗利》的人是苏格兰人”为例,这个命题包含:

  (1)“x写《威弗利》”不恒假;

  (2)“如果x和y写《威弗利》,那么x和y等同”恒真;

  (3)“如果x写《威弗利》,那么x是苏格兰人”恒真。

  这三个命题用普通语言表示就是:

  (1)至少有一个人写《瓦弗利》;

  (2)至多有一个人写《瓦弗利》;

  (3)谁写《瓦弗利》谁就是苏格兰人。

  以上三个命题都为“那个写《瓦弗利》的人是苏格兰人”所蕴涵,反之,这三个命题一起可以作为“那个写《瓦弗利》的人是苏格兰人”这个大命题的定义。因此,一个包含限定摹状语的命题ψ(τxφ(x))应定义为:  ,接下来罗素开始定义“那个写《威弗利》的人”,也就是“那个满足函项‘x写《威弗利》’的项”。其定义如下:

  “那个满足函项?x的项存在”的意义是:

  “有一项c,使得φx的真假和‘x是c’的真假值恒等。”因此,一般地“满足函项φx的项满足ψx”的定义为:“有一项c,使得(1)φx的真假值恒等于‘x是c’的真假值,(2)ψc真”。这就是其中有限定摹状语出现的命题的定义。

  于是,罗素对专名和摹状语进行了比较:(1)两者的结构不同。按照罗素的看法,一个专名是一个简单的符号,它直接指称一个个体,专名本身有意义。一个名字是一个简单完全的符号,它直接指称一个个体,这个体就是它的意义,它凭借自身而有意义,与所有其它的字的意义无关;摹状语则是一个复合的符号,它不直接指称一个个体,而由那些孤立的词组成的摹状语在孤立的状态下没有意义。(2)两者的功能不同。罗素认为,专名是一个简单的符号,它的功能主要是用来指示一个个体,而这个个体就是它的意义,而且专名是凭借它自身与对象相关联,与其它的语词及其意义无关;而摹状语则主要用于描述对象的性质,“一个摹状语由几个字组成,这些字的意义已经确定,摹状词所有的意义都是从这些意义而来。”[7](3)两者获得意义的方式不同。专名是一

友情提醒:本文来自lunwen.5151doc.com[论文资源库]收集与整理,感谢原作者。
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需转载或摘录请注明出处:论文资源库 http://lunwen.5151doc.com

论文录入:5151doc    责任编辑:5151doc 
  • 上一篇论文:

  • 下一篇论文: 没有了
  • 【字体: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在线投稿 | 版权申明 | 网站登陆 |